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鮮知啟示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369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樂揚真理】〈主我今來〉
就近主,心何等歡喜
作者 / 李糠

綜觀今日的基督教詩歌,種類之多、型態之繁、數量之豐,實在令人感到猶如百花齊放,對今人的創作能量嘆為觀止。

然而,個人認為,基督教詩歌之所以可貴、之所以與世俗音樂不同,是在於詩歌內容是否呼應了亙古的真理,或是否告白了天路客旅的心聲。詩歌本身是否雋永動人反倒是其次。

由衛理公會牧師、福音歌曲作家路易斯‧哈索特(Lewis Hartsough,1828~1919年)於1872年作詞作曲的〈主我今來〉(I’m Coming, Lord),就是這樣的一首佳作,以致謂為經典,悠揚百年仍歷久彌新,古今同歌。

究其原因,這首詩歌陳述基督徒喜樂的源頭為何,承認自己處於怎樣軟弱的窘境,並祈求自上頭而來的能力,頌揚救主赦罪的大恩,這正是每位信徒共有的經歷與心得,足以引起共鳴。每當吟唱這首詩歌,便猶如向著那將要再來的天地君王高呼:「阿們!主耶穌啊,我願祢來!」(啟示錄22章20節)

■唱福音的人

這首詩歌引起了福音歌手艾拉‧大衛‧桑奇(Ira David Sankey,1840~1908年)的注意。桑奇本為稅務署的官員,因有歌唱的恩賜而辭去公職,與知名佈道家德懷特‧萊曼‧慕迪(Dwight Lyman Moody,1837~1899年)同工。

桑奇的事奉之路,讓我聯想到馬太離開了稅關,開始了跟隨基督的道路,「耶穌從那裡往前走,看見一個人名叫馬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了耶穌。」(馬太福音9章9節)兩人的同工相得益彰,當時的人甚至有「慕迪講福音,桑奇唱福音」的形容。

在兩人同工當中,〈主我今來〉這首詩歌,經常被用於傳福音後的回應呼召。

■聖徒的喜樂

喜樂,是我們對基督、對福音最合理不過的反應。

美國神學家約拿單‧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1703~1758年)在其著作《屬靈情感》(Religious Affections)中多次援引這段經文:「你們雖然沒有見過祂,卻是愛祂;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祂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得前書1章8節)說明基督徒喜樂的原因,正是因為相信耶穌。

相信耶穌在那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是為你我流出,藉此立了新約,「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約,是為你們流出來的。」(路加福音22章20節)使我們的罪得赦,「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馬太福音26章28節),叫我們因著稱義,免去神的忿怒,「現在我們既靠著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祂免去神的忿怒。」(羅馬書5章9節)

更甚者,我們與神相和,「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祂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羅馬書8章17節)這令我們這些本該死在罪中的人,除了詫異不配之外,也比得到全世界更為歡喜!

■基督的福音

況且,我們若同意律法對聖潔、公義的啟明,也略曉得以色列的歷史,更知道自己隱密不可告人的晦暗,便無法否認這首詩歌的自白:「我本軟弱可憐,行善毫無能力」。這種心境正如保羅的喟嘆:「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章24節)

然而,即便如此,我們不需像馬可福音10章所述那個少年官憂愁地離去,相反地,我們可以如〈主我今來〉所歌而大為歡喜:「唯主能顯救恩奇功,救我脫離罪權」。

因為我們所憑恃的,不是我們的克己修行、德行功勞,乃是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脫離苦境,「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馬書7章25節)藉著主耶穌基督的救贖與祂成就的義,我們得勝死亡與罪惡(哥林多前書15章57節)。

■聖靈的工作

如若我們比較新舊兩約,除了一貫性之外,還有一些差異值得我們注意。其一是新約應許賜下聖靈(約翰福音7章39節),如同這首詩歌的祈求。賜下聖靈的目的,不是要使我們倒地不起,不是要我們口吐奇言異語,而是要見證基督,進入真理,得蒙代禱幫助,使我們順從祂的律法去服事恩主、行事為人,叫我們滿有屬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拉太書5章22節)令我們深知我們有分於基督榮耀、豐盛的基業(以弗所1章14節)。

是以,我們一方面同意,行為之約因我們的軟弱,而有所無法行(羅馬書8章3節)。但新約所顯明莫大的救恩、聖靈的工作,卻使我們稱義、成聖,直到我們「變成救主容形」。如此,當我們對這寶血、救恩多一些認識,怎麼能不稱讚:「美哉!美哉!」我們當如這首詩歌回應:「救主既然如此愛我,我要愛主更深」。

值得注意的是,一如我們當慎思明辨先知的講道(哥林多前書14章29節),照樣,我們也當以同樣的態度面對更具渲染力、具有教導功能的詩歌。這樣的觀點並非苛刻,畢竟詩歌非聖經,創作者有其限制,甚至偏差者亦有所聞。而當我們本著聖經,以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的觀點細思、檢視這些詩歌,有些詩歌如〈主我今來〉,實在表明基督的福音真理,激勵我們回應那救我們脫離死亡、罪惡、黑暗的救主說:「主啊!我今來,我今來就祢。」

〈主我今來〉

我心何等歡喜,因聽救主說道:

我為你流出寶血,使你同得榮耀。

我本軟弱可憐,行善毫無能力,

唯主能顯救恩奇功,救我脫離罪權。

求主賜我聖靈,充滿在我心裡,

更求我主恩上加恩,變成救主容形。

美哉!贖罪寶血,美哉!救世鴻恩,

救主既然如此愛我,我要愛主更深。

(複歌)

主啊!我今來,我今來就祢,

求主洗淨我罪愆,洗淨在寶血裡。

資料來源:《新靈糧詩選》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489期

圖片來源:Serene 攝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