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信仰與生活
點閱次數:4306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耶穌家譜的實況意涵
作者 / 曾昌發

我們翻開新約,第一個出現的就是耶穌的家譜,一般基督徒看了前面幾個名字後,通常都會跳過去,原因是:那只是一堆名字,看不出任何意義。假如我們換個角度,歷史的長河在你眼前展開;民族的興衰如巨浪澎湃;世代的流離、辛酸、奮鬥、勝利像涓滴細流娓娓道來;那堆名字就活過來了。每個名字背後都有述說不完的故事,連結起來就是民族的史詩。家譜的意義何其豐富,豈能跳過?

耶穌基督的家譜在馬太福音1章1~17節和路加福音3章23~38節中,各有一個相似又不同的家譜。馬太的家譜明顯是從約瑟的譜系來的;而路加的耶穌家譜是以上溯的方式來記載,仍然是依約瑟的家譜而來。但兩者為何有那麼大的差異?歷史上有不同觀點,比較為人所接受的解釋是:馬太給的是約瑟的家譜,路加給的是馬利亞的家譜;也就是將路加福音中,「約瑟是希里的兒子」解釋為「約瑟,因著婚姻而成為希里的兒子。」

●猶太背景下家譜的意義

1. 猶太背景

*上帝子民的權利──猶太人注重血統的純粹,若有異族血統就要喪失做猶太人和上帝子民的權利。

*祭司的資格──做祭司的必須有一份追溯到亞倫血統的記載,若要娶妻,女方要拿出5代以上的血統證明。從路加福音1章5節中,施洗約翰的父母撒迦利亞和伊利莎白的婚姻就可看出。

*上帝的應許──馬太家譜自亞伯拉罕開始,這是要喚起創世記12章1~3節中,上帝應許:「你要離開故鄉、親族,和你父親的家,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我要使你多子多孫;他們要形成大國。我要賜福給你,使你大有名望;這樣,人要因你蒙福。祝福你的,我要賜福給他;詛咒你的,我要詛咒他。我要藉著你賜福給萬民。」對以色列子民的重要。

*彌賽亞──彌賽亞來自大衛的後裔,拿單神諭(撒母耳記下7章8~16節、歷代志上17章1~15節)中最關鍵的一句:「你永遠會有後代;你的國將永遠堅立;你的王朝永遠存續。」(撒母耳記下7章16節)這應許因亡國被擄而受到質疑。彌賽亞思想的萌芽是在被擄後漸漸形成的,其關鍵乃重新詮釋拿單神諭:上帝必興起一位大衛的後裔,他要帶領以色列民重建大衛的家。猶太人的彌賽亞觀是在亡國被擄、及長期的外來殖民統治的絕望中孕育出來的。這盼望連結於先前上帝對這民族的應許:「你永遠會有後代;你的國將永遠堅立;你的王朝永遠存續。」

*耶穌在以色列歷史中的根──家譜所呈現的,不僅是個人血緣的來源,更是民族歷史的根源。

2. 三段家譜

*每組14人,14不是真確的人數,而是要突顯耶穌是大衛子孫。因為希伯來文沒有數字,就以字母代替數字;如以A代表1,B代表2,大衛名字的子音在希伯來文為DWD,D代表4,W代表6,DWD加起來正好14。

*第一段從亞伯拉罕到以色列最偉大的君王大衛止,是一個民族最榮耀的階段;第二段到被擄於巴比倫,這是以色列民族最羞辱與悲慘的階段;第三段到耶穌,他要使人們從被擄中得釋放,苦難中蒙拯救。

*4位婦女(塔瑪、喇合、路得、烏利亞的妻子)名列耶穌家譜中,這是一個非常罕見的家譜,因為在猶太人的家譜中是不會出現女性先祖的。以今日來看,這是不得了的女權思想創舉;不過,傳統的解釋幾乎都把她們污名化。瑞典一位聖經學者指出:這4位女性都扮演了積極、傑出的角色,在家族傳續的危機中成了關鍵性的轉機者。換言之,這4位女性扭轉了大衛這一系的命運,也影響整個民族。此外,我們若仔細的探索,會發現有6個王的名字被排除在耶穌家譜之外,足見血緣關係不是列入家譜的保證。

●路加的耶穌家譜所呈現的神學

1. 路加的家譜──追溯到人類的始祖亞當,呈現了路加的普世主義。

2. 耶穌的身分──從保羅的角度來看耶穌,他是第二亞當(羅馬書5章14節、哥林多前書15章22,45~49節)。第一位亞當失敗了,第二位亞當來,是要把因罪而被破壞的神人關係復和,讓人再成為上帝的兒女;因此,具有救恩史的關鍵意義。

●家譜在台灣文化中的重要性

1. 生命的根源──在台灣的處境中做神學,我們若能從代代祖先一直上溯到生命的起源上帝;這是從有限的「人道」連結到無限的「天道」的一條曲徑;也是從傳統文化中「祭祖」轉化到「敬祖」,再轉化到「敬天」的建構過程;聖經家譜的神學意義可以提供建構的洞見。

2. 社會網絡──不論是垂直或橫向的宗親及姻親關係,事實上,家譜所呈現的是綿密的社會網絡,而傳統儒家的「禮」乃是個人在這網絡中的位置和正確行為,這與舊約中「義」的意涵是相通的。


3. 家族及變遷的歷史──家譜不但顯示家族的變遷,也部分呈現國族的興替。台灣漢人的「來台祖」更標示著走向新天新地、落地生根、並與原住民共創和平共榮的未來的意涵。

4. 民族歷史的縮影──馬太和路加的家譜都是猶太民族歷史的縮影,每一個名字背後都有數不清的故事(stories),連結這些故事就形成民族的歷史(history or her-story)。家譜是微型的民族史,是形塑歷史意識的搖籃,有歷史感的民族不會因苦難消失,還能在困境中看見未來。


5. 民族認同的根基──以色列民分散世界各地,卻不失其民族認同,因為家譜不但提醒後人他╱她的根源,也在根源的不斷確認中產生強烈的民族認同;台灣人的家譜也當如是。

6. 個體在群體中的價值──以呂秀蓮為例,她一當選副總統就回桃園老家祭祖,正說明了個人的價值常在家族的群體中得到的;若能擴大這群體到整個國家,那國家意識的建立將更穩固。

7. 路加家譜上溯到人類始祖──超越民族和國族,給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普世性倫理一個強有力的神學根基。雖然這是漢人家譜所欠缺的,但原住民的家譜卻能扮演這個積極角色。

漢民族對家譜或族譜的看重是勿庸置疑的,也有豐富的意涵。如此看來,猶太人的家譜和漢人的族譜,確實有其神似及相異之處。

不論是馬太或路加的家譜,都指出耶穌是大衛的後裔,在注重榮辱的古代近東社會,名門貴冑,甚至是偉大君王的後代,這是榮耀身分的基礎,這點在世界各民族是一致的。不過,這份家譜出現在羅馬帝國統治之下,而且是在第一世紀末,其意義可能就不是如此。從泰森(Gerd Theissen)的研究,引用優西比烏(Eusebius)的歷史記載:「耶路撒冷被攻佔後,維斯帕先不希望有大衛的後裔存活,下令搜尋大衛家所有後人」(Eusebius, Hist. Eccl., 3.20.1-6)。他德良在位時,耶路撒冷第二任主教西門,因為有人說他是大衛後人而被處決。

綜合這些資料,我們發現:馬太明確指出耶穌是大衛的後裔,除了要證明耶穌就是彌賽亞外,他也要冒「基督徒」(當時耶穌的跟隨者)被屠殺的險。這可是一個「要命的家譜」,而耶穌的出生竟然是讓希律不安,伯利恆男嬰遭屠殺的「要命消息」;耶穌傳的也是讓羅馬當局焦慮不安的「革命的福音」。這是耶穌家譜所隱藏的另一個不易察覺的深意。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新約老師)

文章及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107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