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信仰與生活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67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心動是一時,心懂是一生
作者 / 謝懷安

創世記2章21~25節

■貼心才是神聖

謝謝陳甲均兄與林采潔姊,我的好同工,邀請我,可以站在台南神學院神聖的講台上,為你們祝福,談論一個牧師的婚姻與服事,作為你們從今天開始成為彼此的牽手,走服事道路的分享。

牧師娘前一天忽然對我說:「很難得你可以坐在講台上。」我不太清楚她說什麼,就回她:「禮拜我不是常常坐在講台上嗎?」她回說:「是神學院的講台上呀!」忽然間,我懂了她的話,因為對比其他教會的講台,神學院的講台對於我們這些神學生更具神聖性。神聖帶給我們生命的感覺,是會引導我們從心底以敬畏作為回應。

有7年的時間,晨晚我坐在此,藉著老師、牧師、同學的宣講,領受上帝話語神聖的信息。也曾經在輪流由神學生主理晚禱的時間,我站在此,雙腳發抖著。還有幾次,我的牧師娘特別換司琴為我彈奏聖詩,讓我的心在她的音樂中穩定心神。

我也曾經和一位外籍宣教師畢格里老師,在神學院的講台共同主持早禱,他講英文我翻台語,還好有牧師娘幫我訂正原稿的翻譯。不過最慘烈的一次還是畢業講道,被修理得很慘,差一點重講。還好,牧師娘就坐在下面,與我共同面對那神聖帶給我的敬與畏的指正。

神學院的講台也是學生會開會地點。曾經看過學生會選舉之後,有些同學因為被選上幹部,哭著回去。他們以為來學校是為讀書,不是來參與學生組織公共事務的服事。就在我意外當選學生會幹部的夜晚,凌晨二時,我回到夫婦宿舍,那時牧師娘還沒有睡,且很興奮問我:「我們支持的某某人有沒有當選?」我說:「沒有。」她又接著問:「那是誰?」我以顫抖的口氣對她說:「是我。」忽然間她哭出來,我能怎麼辦,除非辭去會長的職務,但那是不可能,也不應該的。現在想起來,那真是一個漫長的夜,我只能伸手去環抱她。最後那一晚怎麼度過的,忘了。但是我知道,隔天起床,她沒有再為這件事或哭或鬧或抱怨,而且,往後我在教會界擔任任何職務,她都很堅強。

我愛牧師娘,但我很遺憾這件事,我卻無法貼近她的心。我想,她也在那一天意識到一件事,她的牧師先生的心並沒有貼著她的心,她先生的心是貼著上帝的,她的先生不是她的,而是上帝的。作為牧師的妻子最大的痛苦在此,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她不能跟上帝搶她的先生,在這件事上她不能不滿抗議,她只能盡量將自己的心往先生的心貼過去。

傳道人的夫妻之愛,有句話這麼說:「愛不是占有,也不被占有,愛只在心動中彼此滿足。然而,還要有一種愛,叫做貼心。要貼心,不僅要動心,還要懂心,為他甘願揹起十字架。」

■假的神聖需要貼心來釋放

創世記2章21~25節提到人互為一生的伴侶,成為夫妻,是因為上帝說:「人單獨生活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合適的伴侶來幫助他。」(18節)一個人做不了所有事,所以需要有幫助,但是,幫助需要的是一個更有能力的人,何必要結成一生的伴侶夫妻呢?在許多婚禮的講道上,我們會聽到一個老掉牙的詮釋:「為什麼上帝是對『彼人出的脇骨來作為材料造另一個人』?」這個答案是什麼?因為肋骨是靠近心,保護心的。

夫妻兩人共同的生活,「用心」比「能力」重要。因為幸福不是來自能力,而是來自心,只有用心,我們才能夠為對方溫柔的脫掉衣服、脫掉表面的矜持與驕傲的面子,觸摸到肉體與彼此的心靈。

站在講台上,牧師是神聖的,牧師所講的道是神聖的,他是神聖上帝的僕人,如果牧師沒有這認知,他如何能站在此地宣講?會友雖然知道沒有人不是罪人,他們可以帶著罪來親近上帝得釋放。但是,對於牧師,他們卻是以不容犯罪的神聖性看待牧師!

這也難免,因為分別為聖,就是必須異於常人。也許可以將牧師的神聖性以一塊玻璃窗象徵,會友就像是穿透這塊玻璃窗去看、去聽牧師所講上帝的風景。如果玻璃上如果有一絲裂痕,人就是很奇怪,往往會禁不住從裂痕去看,且感覺上裂痕會越來越深刻明顯。

牧師知道自己不具備神聖性,卻又要以神聖穿著牧師服來出現。每次回到家,脫掉自己的神聖,看著疲累的自己,滿是孤單與傷痕。那時,只有另一個人──牧師娘能看到「褪腹裼」,滿身受傷、醜陋、不具神聖性破爛衰殘的牧師。同樣的,也只有一個人能夠為牧師脫自己的衣服,互相坦承,讓她的心盡量貼近他的心。那時,牧師需要的不是說理,談對錯,談方法,他需要體驗的感受是,那一種貼近到「骨中骨,肉中肉」的陪伴。

■神聖的關係「骨中骨,肉中肉」

要建立牧師的家庭,一定要比其他的家庭更意識到彼此的關係是「骨中骨,肉中肉」。家庭生活在一起,信仰在一起,工作的地點也在一起,甚至還是同一個職務關係。它就像一扇格子窗戶,其中一格窗破了,感覺起來整扇窗就是破的。因此,兩人的關係沒有「那是你的事、那是你的傷」這回事。一受傷就是兩人、甚至全家受傷。

作為牧師的伴侶,妻子在教會沒有神聖性的優勢,她更像是一位勞工、受吩咐做事的幹事。最近某一間教會的女長老來探問我,聊到他們的牧師娘時,說:「去年我們失去牧師娘……,以前有牧師娘的時候……,無法司琴時……有牧師娘;需要談女人心事時……有牧師娘;需要協助做什麼雜事時……有牧師娘。但現在我們沒有牧師娘了……我們感覺很孤單。」是的,牧師娘就像僱工。教會可以不覺得牧師娘具有神聖性,這樣與牧師娘在一起,就可以比跟牧師在一起時親近、放鬆。但是,牧師絕不可以如此看待牧師娘,因為你們彼此曾經一同站在上帝面前誓約。她與你的關係是神聖的,她是你的責任。

有一次夜深,我與牧師娘躺在床上談一些事,我實在是累了,就躺下聽,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如果不是心情沉重,那她一定會讓我繼續睡覺,但那一天,她卻對我說:「牧師,我也是你的會友。」忽然間,我被驚醒,馬上坐起來慎重地聆聽她的心。

從此,在我的心目中,她是我最中意的會友,比長老都還要重要。牧師無論如何,都要與牧師娘站在一起,要替牧師娘擋掉一些工作,擋住一些無聊的批評,保護她。她的神聖在於讓她只屬於你的,不是屬教會的,如此,她才會祝福你。更重要的是,你必須理解,受呼召的是你,不是牧師娘,而她願意貼著你、跟著你,你一定要好好對待她、貼向她。

在她的面前,要為有「屈」落來的痛苦,來感謝上帝。婚姻一定會有情緒與紛爭,我們都需要「屈」落來,但是只有「屈」是痛苦,我們還需要讓「屈」的目的不只是求和休戰。若如此,「屈」的婚姻會很痛苦、孤寂。「屈」不是委屈,「屈」需要有一個方向,就是貼上去,貼近對方的心。回到你們聯合唯一的當初「骨中骨,肉中肉」,你才可能赤身露體貼向她的心。

從人世間教會的實況面,牧師的家是教會人際關係脈絡的心臟。牧師與牧師娘這心臟如果被保護,血液的運行就會流遍整個教會,祝福他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因此,今天的誓約,期待你們不只有心動,而是願意一生貼過去對方,唯有貼過去才能懂心,懂心才能同心服事。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530期

圖片來源:Serene 攝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