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教會人物誌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819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韓布魯克牧師受難記3
作者 / 林昌華
《台灣淪陷快報》,上列為4位殉道的牧師,中間為韓布魯克鼓勵荷蘭人的情景;主圖寫著:「熱蘭遮城位於大員島上。」環繞主圖的圖畫則為荷蘭人遭鄭成功殘殺的慘狀。

■圖利

正當會議室裡似乎蓄勢待發,揆一揮揮手勢,命令侍衛退下。高大唐人也將刀收入鞘中,緊張的局勢頓時舒緩下來。

這時,高等商務員乾咳一聲,讓大家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他接著發言:「陳哥,請不要緊張,也不用生氣。」此話一出,讓大家更加意外,原來他和這位矮小的唐人是舊識。「只要你們主人能夠保證我荷蘭東印度公司繼續有貿易的機會,其實公司的立場並不一定非得守住這裡不可。你也知道,公司存在的目的,就是能夠持續獲得足夠的生絲與瓷器等貴重的中國貨送回歐洲,只要公司的營運不受阻撓,我們在哪裡做生意都是一樣,畢竟我們只是一個營利機構。」

聽到商務員的說法,揆一不由得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心想:「若不是你們這些唯利是圖的生意人,福爾摩沙的情況也不至於如此危急。」

被稱為「陳哥」的矮黑唐人面露微笑,感興趣地看著商務員,彷彿他終於在熱蘭遮城中找到了一個識時務的聰明人。

這時評議會主席再也無法忍耐, 大聲斥責商務員道:「你怎麼可以這麼說!難道你的腦袋裡面只有賺錢、賺錢、賺錢!你的靈魂到底飛到哪裡去了?」商務員聽得滿臉通紅,看起來已惱羞成怒,但主席繼續不客氣指著他說:「雖然依公司制度,你的地位高於我,但我仍然要譴責你的無情和唯利是圖。照你所說,只要能夠賺錢,不一定要守住這裡,那麼先前為了保衛這塊土地而犧牲生命的培德隊長(Capt. Padel)和上百名部屬,血都白流了!他們何必與國姓爺苦戰,投降說不定更容易做生意,不是嗎? 那麼我們這幾個月來關在熱蘭遮城裡面不願意投降,是我們的愚蠢、不識時務囉!」

被搶白一頓的商務員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坐了下來,望向揆一似乎要求獲得支持,但是揆一不願意搭理他,眼見自討沒趣,於是低下頭不再講話。

■前塵

聽著評議會主席之言,揆一想起12 年前在熱蘭遮城評議會的一場衝突。那時,他也坐在評議會主席那個位置上,聽著雙方僵持不下的辯論。

那場衝突是當時在台灣服事成果相當豐碩的倪但理牧師(Rev. Daniel Gravius)遭指控濫用職權,誣指他以自己的圖章蓋在唐人的獵鹿執照上來收取權利金。經過調查發現,倪但理的舉動並不違法,因為公司自古以來就是委託於部落服事的宣教師代收執照費用,事後再繳回公庫即可。

事實上,這個莫須有的指控是會計官史諾德(Accountant Snod)的報復之舉。事情的原委是倪但理牧師發現史諾德挪用公司資金中飽私囊,於是向評議會檢舉。當時的評議會主席揆一受理檢舉後,對史諾德進行調查。沒想到當時的台灣長官菲爾伯(Governor Nicolaes Verburg)在史諾德背後撐腰,以職權阻撓評議會的調查,並且逮捕倪但理牧師,將他遣送巴達維亞接受審訊。

這個不公的裁定,引起熱蘭遮城內荷蘭人的分裂,支持菲爾伯和揆一的人成為兩派人馬,彼此在議會和教會內互相攻訐,公司的運作因此發生許多問題。最後是巴達維亞方面委任官員來此地調查,了解事情來龍去脈之後,將菲爾伯撤職調回巴達維亞,推翻他先前的裁定,並恢復了倪但理牧師的名譽。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由於菲爾伯在巴達維亞有豐厚的人脈,所以調回巴達維亞以後,不僅沒有被遣送回荷蘭,反而還高升為福爾摩沙的督導官。東印度公司如此的安排,埋下了將來失去福爾摩沙的肇因。

其實,鄭成功在中國征戰失利之後,從1655年就已經開始覬覦福爾摩沙這個島嶼。而揆一從各地蒐集到的情報,也意識到鄭成功的意圖,於是不斷寫信給巴達維亞總部,請求增派部隊駐防並且增強熱蘭遮城的防衛能力。只是當福爾摩沙的請求送到巴達維亞總部時,菲爾伯總是以「福爾摩沙安全無虞」或「揆一治理無方」的理由打回票。

等到總部終於派遣船隊到福爾摩沙,艦隊指揮官又以福爾摩沙沒有安全顧慮為由,反而抽調當地大部分軍力前往中國東南沿海一帶巡弋,讓福爾摩沙的防衛力量更形單薄。所以鄭成功真正攻擊福爾摩沙時,島上的武力根本沒有辦法自保。許多荷蘭人被殺,原本歸順荷蘭的部落一一脫離,最後所有荷蘭人退入熱蘭遮城中,成為甕中之鱉。

■決定

看見荷蘭人自己吵得不可開交,陳哥再度開口說:「正如你們商務員所言,荷蘭人不一定要死守福爾摩沙才能與中國做生意,這可是肺腑之言。以我進入熱蘭遮城後的觀察,你們現存的人數和食物、飲水存量,就算死守,也撐不了多久,為了活命,終究還是要乖乖開城門投降。今天我們帶韓布魯克牧師來這裡,也是為這個目的而來。他被俘虜之後,我們好禮接待他,我們的主人更以剴切的態度向他陳明大是大非的道理,他已經完全接受我們的好意。所以願意來到這裡,即使你們可能會鄙夷,也要向你們陳明利害得失。韓布魯克牧師,你也說說看,我的話有沒有道理?」

韓布魯克低頭沉默著,彷彿沒有聽到陳哥的問話。揆一於是詢問韓布魯克:「真的是這樣嗎?」但其實他內心頗為狐疑陳哥的話。他心想,自己認識韓布魯克多年,他從來不是容易屈服的人,難道他真的為了勸降而來?如果真是如此,那自己真是看走眼了。然而,他相信應該不是像陳哥所言,只是究竟韓布魯克的打算是什麼,實在令人費解……各種想法如浮光掠影般閃過揆一的腦海,讓他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韓布魯克突然抬起頭,彷彿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他轉頭低聲以法語對揆一說:「長官,麻煩你召集城堡中身體還強健的人到中庭集合,我有事情要拜託大家。」

聽到韓布魯克以法語向自己交待事情,揆一知道他顯然不願意讓自己的計畫被陳哥知悉,原本懸在心裡的疑惑也頓時得到解答──韓布魯克絕對不像陳哥所說的是來勸降,因而打擊荷蘭人的士氣!於是他也堅定地以法語說:「好的。」

陳哥突然聽見韓布魯克和揆一以快速且陌生的語言交談,知道當中必有玄機,只是他們的對話非常簡短,當他發現自己無法了解的時候,話已經講完了,也只能靜觀其變。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259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