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姐妹開步走
點閱次數:480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因為饒恕,走出自由之路
自立生活計畫同儕支持員陳麗雲
作者 / 採訪◎洪敬慧
屏東縣身心障礙者自立生活中心透過培力課程,幫助學習成為同儕支持者,陪伴與關懷有需要的人。

坐在電動輪椅上的陳麗雲,外表嫻靜、說話小聲,舉止間顯得有些害羞。陳麗雲生於高雄,10個月大正要學走路時,卻罹患小兒麻痺,起初全身癱軟,無法翻身。家人帶著她不斷治療,嘗試不同民俗療法,也到處求神問卜。「後來,我漸漸可以翻身,也能爬,但就是不能走。我直到九歲才和妹妹一起入學,一整天都坐在座位上,必須由妹妹協助,因此常一整天沒上廁所。上下學時,媽媽會把我放在腳踏車上,由她牽著車接送。」在學校的學習極為不便,陳麗雲小學畢業前,數度被迫休學。

小學畢業後,陳麗雲幾乎足不出戶。當時身障者被視為前世犯罪,今世報應。「小時候只要家裡有客人來訪,家人一定叫我趕快躲起來,我的存在大概讓他們很羞愧吧!所以小時候,我根本和社會沒有連結,只知道自己見不得人。」即便多年過去,回憶起童年仍心裡難過。

直到20歲,開始在一家身障庇護工廠上班,自己購置了一部三輪機車,陳麗雲才真正走入社會。

踏出家門正式參與社會後,陳麗雲卻發現,社會普遍仍對身障者存有刻板印象和歧視眼光,將身障者視為需要被照顧、無生產力、沒有用的角色。更讓人灰心的是,平時行動須仰賴輔具的她,從門檻、台階、路阻、不方便使用的廁所等障礙處,明顯感受到大環境處處充滿障礙。「這些障礙讓我在求學、就業,以及現在的日常生活,都感到困難重重。我的生活經常在『忍受』,也逐漸對環境感到憤怒,認為所有人都瞧不起我,但同時我也感到很自卑。」

「我以前鮮少和人有互動,因為肢體上的障礙,已延伸至我的心理層面,讓我與人互動時,也產生障礙,覺得自己和普通人之間,有很大的隔閡。直到最近這幾年,我開始學習饒恕。學著饒恕這個世界,原諒曾經傷害我的人以及環境。」陳麗雲於六年多前,從學校的行政單位退休。起初選擇提早退休,只是因為對一成不變的工作失去熱情;但很快地,陳麗雲意識到,自己的生命不該只是停留於此。

因為退休前一個社工系老師的鼓勵,陳麗雲在退休後第二年,開始接受同儕支持員的訓練。訓練一年後,就以同儕支持員的身分服務身障夥伴。

陳麗雲說:「雖然我自己沒有申請『自立生活』專案的經驗,但從我脫離原生家庭、結婚成家後,我就在過『自立生活』。透過合適的人力、輔具及資源,我可以依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想要的方式,自由地在社區中生活。」

同儕支持員最終希望能幫助身障者規劃自身期待的生活,但理想與現實總是有落差。「最理想狀態,是陪著身障夥伴一起規劃想要的生活,但平常主要在做的還是陪伴他們。因為這些夥伴通常不太了解自己,更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陳麗雲善於傾聽,她能以溫和的方式適時引導,讓服務對象講出自己的想望。

陳麗雲曾陪伴視障、肢障、小腦萎縮、類風濕關節炎的患者。因為自己的特質和專業能力,陳麗雲常能同理服務對象,以陪伴關懷對方,與其建立關係、成為朋友。「我很能體會身障者在人際上的感受,因為我們其實一開始都不習慣有人際互動。像是我的第一位服務對象,在認識初期,她常對我有所保留。她會刻意向我隱瞞很多事,讓我感到不被信任。但我很想突破這樣的關係,於是在她生日前,我決定提早為她慶生,給她驚喜。沒想到,這位服務對象很感動,她告訴我,她感受到被愛。我們的關係因此越來越好,她也漸漸把我視為她的朋友。」在陪伴的過程,陳麗雲也跟著服務對象進入他們的生命裡,成為重要的支持者。

除了是同儕支持員,陳麗雲目前也是牧心成長社的副社長、平安基金會講師、屏東縣身權小組委員。外表恬靜的她謙卑地說:「我看起來是個安靜的人,但內心其實十分關心社會。我認為這些機會是上帝給我的,我就在每次的學習中,一次一次脫去舊有的自己。」20多年來,陳麗雲不斷重新認識神,學習饒恕並在其中得自由。她說:「學會饒恕,就是實質上的恩典。我可以走出來,我相信其他身障者也一定有路可以走出來。」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588期

圖片提供:洪敬慧、許美惠、潘佳琳、林婉婷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