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新眼光首頁 研經網站 訂報退報 友善列印

20200701 日 發刊時間:每日發刊 單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我跳舞是為榮耀上主

參考經文:撒母耳記下6章1~23節

大衛說:「我跳舞是為榮耀上主。祂選立我代替你父親和你父親的家族,使我作祂以色列子民的領袖。所以我要繼續跳舞榮耀祂。」(撒母耳記下6章21節)

當大衛將約櫃運回耶路撒冷,全民歡樂慶祝,大衛也忘情地在上主面前踴躍跳舞。大衛苦盡甘來,選擇耶路撒冷為首都,隆重迎回約櫃,他成為國家統一的統治者,這是何等值得慶賀的時刻!

大衛獻完燒化祭和平安祭,祝福百姓後,預備回家給眷屬祝福。米甲出來迎接大衛,笑他像個傻子。大衛有如被澆一盆冷水,他的語氣也同樣強勢而諷刺。大衛說,他會更尊崇上主,甚於愛惜自己的體面,他跳舞是為了榮耀上主,因他擁有的是上主的揀選和大眾的支持。但米甲卻輕視大衛這種有失君王身分的舉止。聖經的描述讓我們發現,先前米甲協助大衛從窗戶逃走,現在透過窗戶看出去,卻從心裡輕視大衛,顯然她沒有發現大衛內心的重點。大衛從年少受膏、被掃羅嫉妒追殺、為以色列征戰、經歷多次流離,他與上主的關係密契,無人能比。米甲沒有認識她的夫婿是君王、是神僕的心路歷程,她不明白大衛向上主跳舞是何等歡欣與榮耀。

我為米甲生命中沒讓上主居首位覺得惋惜!米甲一生成了父親與丈夫鬥爭的犧牲品──當他們覺得她有利用價值,就利用她;當他們的權柄受威脅,就摒棄她。米甲夾在中間,受了許多冤屈。然而,她畢竟不明白上主揀選大衛的心意。很可惜,從聖經沒看到米甲與上主的關係,沒看到她在患難中向上主祈求,反而在家中藏神像(參閱撒母耳記上19章13~16節),可見她與上主的關係薄弱。

我也為米甲最後沒有與大衛破鏡重圓惋惜。米甲最後得到的評語是:「掃羅的女兒米甲一生沒有生養兒女。」(撒母耳記下6章23節)是大衛不再愛米甲、不再與她同房嗎?還是上主懲罰米甲輕視受膏的君王大衛,因而剝奪掃羅家族的延續?米甲與大衛的吵架是家務事,還是國家大事呢?聖經中唯一明白記載「愛大衛」的女子,就是米甲,米甲曾以身相許,並冒生命危險救過大衛,大衛也在希伯崙將米甲接回。這次看似單純的夫妻口角,似乎應如俗語所說「床頭吵,床尾和」才對,實際上兩人卻沒有復合,從政治的角度看,是不是掃羅家的勢力與血脈最終完結了呢?

大衛愛上主,聖經中對這位君王有極高的評價,可惜他和米甲的愛情生變,那種無可轉圜又悲劇性的過程,令人深深惋惜!



默想:

大衛迎回上主的約櫃,是全民歡慶的時刻。可惜,米甲沒抓到大衛向上主歡喜跳舞的重點,從此不再有掃羅家的血脈延續。

祈禱:

親愛的天父,無論我的身分地位如何,都不能影響我對祢的敬拜。我願謙卑在祢面前,單純歡喜敬拜,願蒙祢的悅納。奉主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台灣教會公報社版權所有

關於電子報發送有任何疑問,請連絡 webmaster@mail.pct.org.tw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