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原知原味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75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收刀入鞘吧!
電影《7月22日重生》(U-JULY 22)
作者 / 李愆

2011年7月22日,挪威首府奧斯陸的政府辦公大樓發生了一起爆炸案,造成8人死亡、30人受傷。人們憂心是否有親友被捲入的同時,也臆測這究竟是一樁意外,抑或是恐怖攻擊?如果是後者,是哪個組織所為,是惡名昭彰的蓋達組織嗎?

距離首都30多公里外的烏托亞島(Utøya)上,一群青少年忍不住議論紛紛。他們在這度假勝地,參加政治立場偏左的挪威工黨舉辦的夏令營活動,該活動旨在培養下一代政治領袖,因此這群青少年也熱衷於探討、辯論社會時事。只是他們渾然不覺,奧斯陸的爆炸只是序曲,他們比預期更早成為受世人矚目的對象,以一種沒有人願意的方式。

至今還有人記得接下來93分鐘,在風景宜人的烏托亞島上發生的事件嗎?挪威導演艾瑞克‧波貝(Erik Poppe)不願意有人忘記。他憂心著不到10年,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極端思想,隨著世局的變動不斷孳生茁壯,類似的悲劇躁動地伺機再度上演。於是他拍攝了《7月22日重生》(U-JULY 22)。

這部電影由年僅20歲的挪威女演員安德蕾雅‧班慈(Andrea Berntzen)挑大梁,而且就在事件現場烏托亞島拍攝。電影絕非娛樂導向,幾乎沒有什麼觀影享受可言,卻是不容輕忽的作品。因為這部一鏡到底的電影,角色雖是虛構,情節卻是經過嚴謹考據的真實──那是77條旋律戛然而止的年輕生命,是無數生者揮之不去的恐懼陰霾,也是這個悲慘世界沉痛的現實面貌。

■風暴前的平靜

「妳無法想像我們在這裡遭遇了什麼,但請聽我說,好嗎?」電影的起頭,19歲的女孩卡雅對著鏡頭獨白。從劇情而言,她是對著電話那端的母親說話,但真正的傾訴對象,是正在觀影的我們。

卡雅與妹妹艾蜜莉一起參加這個營隊,人數達600人之多。卡雅與艾蜜莉關係並不融洽,對妹妹來說,早慧的卡雅有如另外一位母親,令人感到壓迫而生厭。參加這個營隊也非她的興趣使然,而是來自姊姊的要求。

與艾蜜莉一番摩擦後,卡雅悻悻然地離開了姊妹倆的帳篷,與一群同儕碰頭,討論著奧斯陸的爆炸事件。

這群青少年宛如現代挪威的縮影,人口組成多元,有白人、黑人、穆斯林。其中,身為穆斯林的伊薩處境艱難,因為才剛發生的爆炸事件,人們因刻板印象而猜測是蓋達組織所為,進而牽連到穆斯林族群。也因為這個情結,這群關心國是的青少年立場不太一致,討論益發激烈,言詞也難免夾槍帶棒起來。但彼此的友誼,令這場交鋒很快落幕,一切如常。

■驟然響起青春輓歌

就在此時,槍聲赫然響起!一群青少年慌張地跑入營地。卡雅和朋友們雖然不明所以,但已馬上感染那份恐懼,躲進一旁的度假小屋。聽著外面幾無間斷的槍響與驚叫聲,小屋內的青少年不禁驚懼地面面相覷,渾然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卡雅猛地想起艾蜜莉還在帳篷裡,險些衝出小屋。小屋畢竟毫無防護能力,也非安全之處,這群張皇失措的青少年,很快發現似有人入侵,當下卡雅和同伴趕緊竄出度假小屋,朝著森林狂奔。

卡雅和同伴們驚魂未定地躲到一株大樹之下,不時響起的槍聲,有如雷聲四落在小島上,青少年四處逃竄躲避。雖然始終看不到威脅來源,恐慌仍如天羅地網般籠罩。驚懼不已的年輕人們疑竇叢生,不知道這是否是真實狀況,抑或只是一場測試他們臨機應變能力的演習?

年輕人們好不容易接通了警察,告知島上的驚變,接著便開始爭論後續的因應對策,是要固守在目前看似安全的地方等候救援?還是另覓他途,化被動為主動?就在此時,另一個男孩倉皇狼狽地加入他們,帶來了另一個叫人心驚的訊息。

男孩曾經目擊凶徒,他餘悸猶存地說,凶徒身上穿著的竟是警察的制服!此時衍生了新的問題:「公權力是否可以相信?」越發絕望的年輕人們,決定以下一聲槍響為信號,逃向槍聲的反方向。

卡雅此時和同伴們分道揚鑣,因為除了逃生之外,富有責任心的她不能棄妹妹不顧,任憑她獨自求生。於是,鏡頭隨著卡雅移動到凌亂的營地、人群逃竄的森林、湖邊的岩縫,找遍了各個地方,卡雅皆希望落空,未能找到手足。

在岩縫之處,卡雅稍事喘息,和一起逃難的年輕人互相述說著對未來的夢想。在這裡,卡雅輕輕吟唱:「勇敢並不容易……」歌聲迴盪著她的心聲;在這裡,他們聽到其他青少年驚恐的求饒聲,在槍聲響起後戛然而止;在這裡,卡雅難過地路過其他青少年的屍身,其中也有前幾分鐘還在營地裡見過的男孩……在這裡,卡雅遭到凶手擊斃,結束了她的理想,年輕的生命就此殞落。

■重建事發現場

《7月22日重生》雖非紀錄片,卻運用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劇組前後訪談了40位倖存者,又利用科學儀器做彈道分析,盡可能忠實重建事發當時的現場。一鏡到底、毫無剪接的拍攝方式,讓觀影者有如置身其中,和卡雅一起跑過林蔭,藏匿石縫,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的驚懼。

從一開始看著這群青少年對時事的辯論,到空無一人的營地,從熱情述說對未來的企盼,到乍然被迫永遠噤聲,短短一個鐘頭經歷如此對比的劇變,使這場悲劇無比沉重,提醒著人們不可忘記那個再真實不過的事件。

■愛你的仇敵

《7月22日重生》刻意忽略對凶手安德斯‧貝林‧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著墨,從頭至尾只有數道象徵性影子在畫面中一閃而過。警方已證實,他在同一天獨力犯下辦公大樓爆炸和烏托亞島槍擊兩起事件,共造成77人死亡。警方並確認布列維克與國際恐怖組織無關,但有基督教極端主義傾向,屬於極右派行動成員,反對左派分子和伊斯蘭。

只是,真正跟隨基督的門徒,絕無法認同布列維克的極右路線,更不會認同他自承是基督徒,卻以基督信仰合理化暴力行為。是不是基督徒,並非憑口頭宣稱,乃是要看信仰實質。

布列維克的極端思維,焉能相容於聖經關於「愛仇敵」的教導?「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並要借給人不指望償還,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祂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加福音6章35節)激進的手段豈不正是耶穌所訓斥的?「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章36節)

雖然無法認同布列維克,然而,我們仍然可以從他身上得到許多提醒。首先,即便是真基督徒,所作所為也不會總是合乎聖經的教導。這令我們謙卑自省,不斷尋求在基督裡的更新、成長,免得我們徒有基督徒之名,卻是各行其是。

再者,極右主義的偏差,也警戒我們不能斷章取義,當從整本聖經認識當行的道。誠然,當以色列人進到迦南地時,上帝要求以色列人對迦南人做出近乎種族滅絕的要求,但那是直接來自上帝的命令,而且我們現今處境也和當時的以色列人完全不同,從個案、經驗建立教義,是極危險的做法。聖經強調,今日的爭戰,不是在世界挑起烽火,而是看不見的屬靈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章12節)布列維克若真信上帝,他當聽耶穌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馬太福音26章52節)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第3491期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http://app2.atmovies.com.tw/film/funo87959216/(圖片擷取日:2019.05.08)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