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信仰與生活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248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豆豉苦瓜與預定論
作者 / 小綠

■大哉問

我在台南生活多年,到處吃透透的結果,就是認識了很多廚師,跟他們邊吃邊聊上了很多話。有次我慣常地前往一家熟悉的快炒店,由於那是離峰時段沒啥人潮,店裡就剩下我跟老闆夫婦一共3人。長期都去吃那家的緣故,老闆老早就知道我是個基督徒,也知道我固定會有謝飯禱告的時間,待我結束不久,老闆脫口而出問了我一個問題: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喔,可能會有點困難,會需要你ㄟ時間。」

「沒關係,我試著回答看看。」

「唉呀!別這樣講!我就是看到過去問你一堆有的沒的,你這個要做醫生的,幾乎大小疑難雜症都能回答得頭頭是道,不然我這樣的問題我也不敢問人啊!」

我不好意思地低頭微笑了一下,然後向老闆點個頭,示意他問題可以繼續下去。

「是安捏ㄟ,就是你們基督教在講的『預定論』,到底是在講啥毀(台語)?是不是一個很玄的東西?我有一次受邀到了某間教會,聽了類似跟命運有關的議題,然後又聽到他們在講『預定論』,說將來上帝必定會成就啥事有的沒的,基督徒要參與社會裡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事工』,將來會有多大的賞賜蝦咪碗糕的……我還有把這些話抄下來了耶。」我還沒來得及回答,老闆從收銀台裡取出要找我的錢,順便拿出他剛才問我問題的小抄。「但我怎樣聽都好像是在說預言一樣,總覺得那東西玄到牧師可能也不曉得他在說啥……」老闆邊拿邊接著說。

我心裡感嘆想著:老闆真是用功啊!這叫多少掛名的「基督徒」要怎麼混啊!

老闆問的問題,著實讓我嚇了一跳,因為這樣的問題即使連信主多年的弟兄姊妹,也不一定能問得出來。更何況他的觀察極符合實情,現在台灣確實沒有太多牧者有能力解釋預定論的教義。更有甚者,只是假借預定論的教義,曲解了整本聖經的教導,搞得很多有心接觸的慕道友最終難以接受純正的信仰。

■上帝主權

本來根據過往累積的經驗,我不擔心這樣的難題,我清楚這個教義,也讀過不少這方面的書籍資料。然而真正困難的地方在於:要如何對一位有興趣認識神學或上帝的人,在盡可能忠於聖經信息的前提下,講出對方知識背景可以理解吸收的話?

也因此,對未信者或慕道友講解聖經真理時,我多半會舉生活常見的話題作為媒介,有時甚至會避開過多繁瑣的「聖經經文」。這不是說我不看重聖經的話,而是要讓我接觸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對主的信仰是可以非常生活化,可以非常實際的。等到一系列的比喻解釋完了,我才會視聽者對聖經經文認識的程度,決定是否加上些許經文作為結論。

尋思片刻後,我這麼問老闆:「你們應該清楚你們的招牌菜豆豉苦瓜,是C/P值堪稱爆表的一道菜。」

「那當然啊,那可是我傳承多年以來的驕傲啊!」老闆自信地回答。

「那我問你喔,身為一位快炒店老闆,你覺得豆豉苦瓜這道菜,有啥咪款ㄟ因素,是你們不能決定的?」

「你講的敢係那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事情嗎?」老闆跟我確認我的意思。

「加減是這個意思,你想得不錯!」我心裡不禁佩服老闆優秀的理解能力,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我想喔,做老闆久了,看過的食材多了,有時陣我嘛會想到一個讓我感到真好笑的問題,但是我就是不知原因……」老闆努力地呈現他心中問題的輪廓:「我想到了!丟係講:為啥咪苦瓜會有苦味?為啥咪有人會討厭苦瓜?」老闆豁然開朗地說。

顯然這些問題對一位苦瓜料理達人,肯定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我不是苦瓜專家,目的更只是要闡釋福音,所以苦瓜怎樣如何的事情,還是先擱置,免得問題的引子反變成了拖延問題的元兇。

「聽起來很趣味ㄟ!」我緊接著應和,有時我總覺得這話,說得上是當醫生的職業病,不應和實在不行。

「這當然啊!」老闆回答說,緊接著又說了一句:「而且我跟你說,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苦瓜,哪怕我們這一世人拚半天,再怎樣費盡心思去改良口味,結果還是沒有用。」

老闆帶點無奈地說:「碰上愛吃苦瓜的人,你怎樣弄都對,碰上不愛吃的,哪怕你請客,最後還是變成廚餘。你應該知道,人客喜歡吃哪家菜餚,到頭來都是吃緣分。有時我對這樣的結果,會覺得很失望、很無奈。」

「那係按呢,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問題,老闆您會因為這些,而放棄讓苦瓜成為一道佳餚嗎?」

「哪裡有可能!我花了很大的努力都是為了把菜做好吃,讓價格經濟實惠公道,大家都吃得起,這是我一生的志向呢!」

賓果!我滿懷自信地回答:「老闆,你咁知你剛才所說的,其實就是在講預定論──它一點都不會很難!」

■人盡本分

「如果我們認真思想的話,會發現我們這一生不能決定的事情,真的是一拖拉庫的多。」 我接著說。

「是啊,一堆人都去求好運求福分,但我們一生能掌握到多少趴,說實在我嘛不知。」老闆望向家家戶戶常見的農民曆,裡頭寫著不少有關生辰吉凶的預測。

老闆接著轉頭對我說:「然而,有些事情我們其實可以去做些改變,就是試著把不是很多人愛吃的苦瓜,最終做得色香味俱全,讓更多人能樂意吃下肚去。」

「其實啊,老闆您可能不知道,您跟苦瓜之間的關係,某種層面來看正好是基督徒對上帝之間的關係。」我笑著說。

「敢有這樣簡單?」老闆一時覺得我是在開玩笑。

「你想,身為一位醫生,豈能決定誰的體質好壞,基因有沒有遺傳,會不會得什麼病,誰會在某年某月某日生或死?一位醫生不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這種無奈跟老闆眼中的苦瓜,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然而還是老話一句,醫生會因為病人最終救不回來,而不再理睬、幫助病人嗎?」我接著問:「就這個層面來看,我跟你的無奈,也是一模一樣的。各行都有各行的難處,我相信你比我更懂箇中道理,也更需要彼此能多包容彼此。」

「所以這樣說來,我們多少要承認很多事情是天注定或是上帝掌管一切所有?但是,果真如此的話,那為何我還要這樣努力打拚呢?」

「不妨讓孟子的話回答你吧!『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我想這段話應該都叫人熟悉不過了。」我笑著回答:「我敢跟你說,『預定論』與其說是一個無聊的神學知識或是讓人一頭霧水的玄學,更精確的說法,其實是一個基督徒這一生對上帝的信仰告白。」我接著補充。

「跟上帝告白個啥?談戀愛是否?哎呀,我講笑ㄟ,你不要介意喔!」 老闆也跟著笑。

■榮耀上帝

此時我跟老闆早就聊了不少天,倒是坐在凳子上、穿戴頭巾的老闆娘,一邊聽著我們倆不可收拾的話匣子,還得一邊顧著瓦斯免得大骨高湯被煮乾了。

「我們剛才談了這麼多,你應該多少都明白我們這一世,不論是一開始的還是最終的結果,有些事情我們不能改變些什麼。正如你不能改變苦瓜那份特殊的滋味,如同我也不能決定病人要不要生病一樣。」我回頭看老闆,繼續原有的話題。

「但是,相較於上述的問題,我們更不能解釋,『你為何會喜歡苦瓜,為此付上一生的努力』。也許你有會認為這是因緣際會的結果,或是前世今生的緣故,不過我提供一個比較合乎基督教的答案,就是上帝使你心中對苦瓜有所熱愛,讓你終其一生都願意如此做。」

我接著說:「這對基督徒而言,是個肯定的答案,然而硬要解釋起來,有時對你們而言,就真的沒辦法那樣清楚。我能夠理解有時我們都想要知道答案背後的原因,卻可能不知道,其實答案本身已經能夠滿足我們了,上帝就是要藉著整本新舊約聖經教導我們這一點。」

「我們一切對人事物的認知基礎,包含你一開始所說的『預定論』,最終都是從整本聖經的教訓中逐步要點歸納出來,只是這背後涉及到的聖經知識太大了,要在短時間讓你從聖經觀點聽明白是不太可能的。因此我一開始試圖用你熟悉的苦瓜為題,其實想要跟你說的是:人對主的信仰是可以非常實際、非常生活的,希望老闆您能夠理解。」

「基督徒對上帝的告白,其實就是向上帝坦承我們的有限與祂的偉大,上帝已經決定了宇宙萬物的起源與將來,包含你天天接觸的苦瓜,也是祂起初喜悅的創造。我們不知道苦這樣的滋味究竟背後有多少意義,但我們總是可以在上帝恩惠下,盡可能利用祂給我們的身手心腦,去完成推廣苦瓜的使命,間接來說也算是榮耀祂起初創造的工作。」

■十架福音

老闆若有所思地問:「講得實際些,你身為一個基督徒,你覺得你這一生在上帝面前的意義是啥咪?」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個基督徒在上帝跟人們面前應當做該做的事情,不外乎是神所喜悅的事情。首要的是,先真心相信主耶穌基督的存在,並且願意全然聽從祂對自己人生的引導,學習如何從祂的眼光看待自己與他人。而我們從祂的話語──新舊約聖經整本得知,一切的美善都出於上帝的恩惠,所以當我們經歷的人事物值得感恩記念時,信仰就這樣被堅固起來,並且會隨著事情的經歷,對人事物的關懷也會越做越堅持、如一、甘心樂意。」

「最終,基督徒之所以會喜樂、歡欣、樂觀,並不是因為人可以改變世界的走向,事實上你只會發現人做的事情,終究會讓我們覺得失望,不是嗎?基督徒的盼望,自始至終都是建立在上帝最終會在最後一刻『出手』,也就是你我曾聽過的『世界末日』或『終極審判』。有趣的是,無論是不是基督徒,都不知道為何要有『世界末日』,卻都如此深信會有那一天的存在,這樣的信心要是能建立在對主的認識,早日領受祂的救贖恩惠,豈不是好得多呢?」

■信心果效

這時,一旁的老闆娘終於忍不住笑出來說:「原來你們教徒是在信這樣的東西,比起我之前認識的宗教要簡潔有力多了。不用聽一堆有的沒的聽不懂卻還要牽拖的說詞,你應該是我看過幾十年下來,最能讓我感受到福音可以這樣靈活運用的人,我真心覺得你很有當牧師的天分呢!我倒是很好奇,你傳福音的動力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緣故,為什麼總是可以很自然而然地談?」

我笑著回答說:「我在台南生活多年,也吃遍了不少美食。既然你們餵我世上的佳餚,我則餵你們屬天的糧食作為回報,而那個糧食其實就是那亙古不變的十架福音。根據過往的經驗,這糧食吃起來起初不甚習慣,也許不那樣合你我的胃口,但久而久之就會有所謂的醍醐味──歷久彌新而且經典,越吃會越想吃。」

「我很甲意你那個樂於分享的心,也很佩服你所說的福音內容,我可以感受得到你這一生會有很多超於常人的祝福。」語畢,老闆娘順手請我一份豆乾海帶冷盤,作為我談天說地的「加給」。

故事大致上告了一個段落。有趣的是,我跟他們夫妻的對話中,竟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半句是在講聖經經文。另外我其實不很確定這樣的對談,能對他們帶出什麼樣的果效。我真心希望他們倆有朝一日都能信主,做出佳美的見證。

不過,正如故事所啟發的,一切的結果不也是信心而生的嗎?盼望的心有時真的可以很美麗,很能夠幫助我們超越現實的困境,去認識那永恆的上帝,讓祂的話成為我們終極的滿足。

或許會有一日,同樣的「預定論」問題,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應答。對此,我很期待。

文章出處:台灣教會公報,https://tcnn.org.tw/archives/14390,2020.02.05摘錄。

圖片提供:Serene 攝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