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青年青不輕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085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牧師,不是超人3-3
牧師總有生病時
作者 / 陳豐明

約翰福音13章講到拉撒路生病死了,耶穌到他家時,看見拉撒路的姊姊馬利亞哭,還有同在一起的猶太人也哭,心裡非常悲傷,深深激動,就問眾人:「你們把他葬在哪裡?」他們回答:「主啊,請來看。」經文接著就用「耶穌哭了」表達了耶穌對拉撒路的愛之深切。

「耶穌哭了」,表明了祂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會笑、也會哭泣的人。雖然我們大多時候看見耶穌藉神子的權柄彰顯能力,但是一句「耶穌哭了」,著實拉近了我們與祂的關係。這一位為了所愛的弟兄而哭的耶穌,讓我們看見一位充滿愛的神進入肉體的限制,情感卻是毫無保留地溢發出來。

■體會耶穌心境

在教會中,牧者常常扮演著屬靈模範的樣式,在許多信徒的心目中,牧者經常必須扮演精通十八般武藝、隨傳隨到的超人角色,好像被上帝呼召成為牧者,就像身上披了金鐘罩,應該有上帝滿滿的祝福和保守才對。然而,作為牧者的我,卻必須老實地說:「牧師是人,也有肉體軟弱的時候。」當牧師為了呼召的使命將自己奉獻給上帝,在教會裡面盡心盡力地付出時,真的需要弟兄姊妹更多為牧者禱告和守望。

當我在南部教會服事的時候,因為教會牧師館要拆除,所以必須搬遷。就在某個星期六下午,一位弟兄熱心地提供他公司的貨車,並協助搬運。在搬運的過程中,一旁協助的弟兄提醒:「牧師,小心點!」我才隨口回應他:「好的,我知道!」沒想到因為急著要卸下車上的櫃子,一個不小心腳踩空,就從貨車上跌飛出去了。當我從地上站起來時,左手肘動也不能動,我意識到應該是骨折,心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慘了,明天的主日服事怎麼辦?」

等我進到家裡的客廳坐下,等候聯絡同工要前往就醫時,突然想到一件事讓我笑了出來,因為隔天講道的題目是「耶穌與病人」,我想到:「不會吧,上帝!祢用這方式讓我來經歷病人的感受和需要?」後來在同工的陪伴下,去到醫院急診,照X光後確定是骨折,醫生為我的手上了方便拆卸的活動石膏,主日就這樣帶傷上陣,還主持了聖餐。

印象深刻的是,當我成為受傷的牧者,手肘上著石膏,一方面手裡拿著聖餐餅擘開,另一方面口中同時唸著:「主耶穌講:『此個是我的身軀,為著恁打破的,恁著行按呢來記念我。』」在擘餅時,深刻感受到主耶穌為我受苦,當祂的雙手和雙腳被長長的釘子釘進十字架,骨頭碎裂的痛苦,「道成了肉身」的耶穌,所要表明的愛竟是如此貼近我此刻的心境!

■患難中天使相助

意外受傷的那一刻,我心裡有些自責:「怎麼那麼不小心,沒有好好照顧上帝給我的身體?」想到教會的服事,有些部分需要別人分擔,要麻煩別人,心裡總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在虧欠當中,我感謝上帝,因為雖然受傷,但祂差遣很多同工、青年及朋友體貼我的需要,主動提供幫助。他們在第一時間就協助我,不論是載送我去醫院或是幫忙完成搬家,讓我深深感受到保羅所說的:「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章28節)

是啊!有時候面臨意外的窘境,上帝會以我們想像不到的方式帶領,讓我們知道除了「我」之外,上帝才是在凡事上掌權。也許左手骨折失去某部分的行動能力,但是上帝差派天使、同工成為我們的左右手,讓我們經歷祂自己的同在,何嘗不是美事一樁?像這次手肘受傷前,原本要協助青少年寒假營會開車接送的服事,但因為受傷沒有辦法開車,結果上帝讓兩位原本沒有開過福音車的青年願意接受臨時訓練,順利完成了開福音車接送的任務,使教會福音車團隊添加了生力軍。

另有一次掛急診的經驗,也是發生在星期六。話說來到花蓮服事的某個星期六早上,在書桌前預備主日講道資料,結果腰部後方悶痛了起來。忍了一個早上,到接近中午的時候,實在受不了,那種悶痛到快窒息的感覺迫使我放下手邊準備講道資料的工作,趕緊請人載我到花蓮市門諾醫院掛急診就醫。

因為不曉得就醫後續身體狀況會如何,所以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我請師母聯絡三位長老,讓長老同工知道我的狀況,好預先應變。當我到了急診室,透過抽血、量血壓、照X光、腹腔超音波等檢查,發現腎臟有結石,所幸醫生請護理人員為我打了一劑止痛針,一小時以後結石引起的悶痛窒息感漸漸緩解了。醫生開了藥,約了隔週一去看診,以便處理腎結石的問題。

結果,當天回家後不斷頻尿,在其中一次如廁時,尿道有一陣灼熱感、帶點刺痛,好像有東西隨著尿液排解出來。後來回診時,醫生說,那腎臟裡的結石應該是排出來了,除非再有類似的症狀,才需要再就醫處理。

■牧師也是人

兩次在星期六急診就醫的經驗,為我上了寶貴的一課。一方面讓我經驗到,作為牧者的我需要耶穌的醫治和恩典,另一方面也如當頭棒喝讓我覺醒:「牧師是人,也是會發生意外,也是會受傷、生病的!牧師不是超人啊!」

雖然有時候在特別的恩典中,耶穌會用神蹟的方式來施行醫治,使我們得以經歷祂的愛與權能,但是我們仍面對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那就是我們的肉體是會敗壞、會生病、會受傷的血肉身軀,這是受自然律管理,所以,有時上帝容許人受疾病之苦或意外受傷,即便是牧師也不例外。

這也讓我想到另一個頗為實際的問題。當肩負主領禮拜的牧者,在主日前或主日禮拜服事中受傷或嚴重生病需就醫,牧者要如何面對這樣的窘境?是咬緊牙關忍一下再去就醫,把服事看為首要、身體生命看為其次?或者容許變通,建立緊急職務代理的資源網絡和支持系統?我算幸運的,兩次急診就醫都在星期六,而且都沒有影響到主日服事。但是,如果在主日禮拜前發生意外或是身體發生嚴重狀況需就醫的話,誰來主持禮拜、講道,教會當如何因應?

「耶穌哭了」提醒我們,耶穌是有血有肉、道成了肉身的神,那麼,你教會的牧者病了,對你有什麼樣的提醒呢?你會如何表達對牧者的愛?盼望使萬事互相效力的上帝,使你我因著表達對上帝的愛,同得益處!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https://tcnn.org.tw/archives/38023,2020.11.02摘錄。

攝影:哀玉梅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