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鄉土關懷
點閱次數:2091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你我身邊的二二八事件(上)
作者 / 專題撰文/洪泰陽、邱國榮、林宜瑩
八堵車站

【前言】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5週年,事件的引火點是台北警察在查緝私菸過程傷人,後來演變為全台多處鄉鎮縣市發起不同規模的反抗,及威權政府以武力鎮壓,也為接下來長達數十年的白色恐怖埋下伏筆。這些曾經的衝突地點或槍決刑場,有些已被重建,有些已經荒廢,有些仍保持著原本的樣子,訴說著不同時代的台灣人故事。

車站、學校、港口、百貨公司、文史空間……本期專題報導帶領讀者們認識這些可能就在你我身邊的「二二八事件相關場域」。

【台中】台中公園大廈|前身為台中州教化會館

台中州教化會館於1936年興建,為日治時期舉行社會教育推廣與宣傳使用;終戰後被國民政府接收作為空軍後勤部供應分站,並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與二七部隊展開激烈戰事,被稱為「教化會館之戰」。

當年3月2日上午,民眾進行遊行示威;隔日,官方將軍人及眷屬集結於教化會館內,使教化會館成為當時國民黨軍於台中市區內的主要據點,後與民眾發生槍戰。民軍接收該地並取得其中的武器、彈藥,成為後來二七部隊之火力。因會館位於綠川旁,槍戰時著名的曾秋祈投彈事件即發生於此。曾秋祈自述,小學時曾為野球隊員,所以入夜後拿著3顆手榴彈、摸黑投往教化會館2樓,摧毀陽台上的機關槍,讓民軍戰局才轉居上風。

此建築於1975年後被拆除,後改建為6層樓的台中公園大廈,坐落於現今台中市公園路與繼光路口。

【基隆】基隆港

1947年3月1日至3日,衝突與槍響不斷,基隆市內、市郊民眾與憲警軍隊的衝突時有所聞,大抵是軍警肆意開槍而發生,遭受槍擊死傷的市民不計其數;參議會曾因此向基隆要塞司令部抗議軍警橫行妄舉。3月8日,國民政府軍登入基隆港後,機槍掃射與槍聲更加頻繁,基隆一片死寂。

根據當時英國淡水領事報告描寫要塞部隊配合國軍登陸而進行「肅清」街頭的情景:「大約下午2時,步槍和機槍密集射擊,持續2小時,街上空無一人,中國軍隊未有特定射擊目標,其目的在於藉此示威以恫嚇市民。5時,自福州載運2千士兵前來的軍艦海平號靠岸,留駐2百名,其餘的於9日清晨抵台北市。」

二二八事件中,被捕民眾在基隆港邊遭槍殺、丟入海中者不少,如基隆市議員楊元丁的屍體便於3月10日在港邊拾獲,與他同時被丟入港內者約達81人。當時的台灣旅京滬七團體於3月中提出的報告書指稱,基隆軍隊用鐵絲穿過人民足踝,數人綑縛一起,單人則裝入麻袋投拋海中。

【基隆】八堵車站

1947年3月1日,士兵與民眾於火車上發生衝突,至八堵站下車、衝突持續;隔日基隆要塞司令部要求究責但無果;3月11日,40名士兵至八堵車站開槍掃射,又押走1日衝突的相關人士,共計有13名受難者。

3月1日的衝突過程是:有5名士兵到基隆領糧草,如往常霸占車廂、欺壓乘客,但過去不還手的乘客在二二八事件後決定反抗;雙方從瑞芳開始打架,到八堵車站下車後,乘客繼續追打士兵。3月2日至10日,基隆要塞司令部行文至八堵車站,要求站長查明3月1日之事件回報,站長則據實報告「無法找出打人者是誰」。

3月11日上午9時,2輛軍用卡車急駛到八堵車站後開槍掃射,7位車站員工中彈身亡。後士兵又命站長拿出值班簿,唸了7人的名字,並且帶走5位搬運貨物工人,連同站長、共13位受難者被軍用卡車帶走,之後便無消息。另有位穿著鐵路員工制服的車號司事在八堵街上被捕後,雙手被以鐵絲反綁、浮屍基隆港。

八堵車站的站體已於1986年改建,站體規模不大。站體東北側,有八堵站二二八事件罹難員工紀念碑。

【新北】新北市私立淡江高級中學

1947年3月,淡水青年強取淡水中學軍訓用槍攻打水梘頭守軍遭擊退,後國民政府軍至淡水中學(現稱新北市私立淡江高級中學,以下簡稱淡江中學)押走校長陳能通、郭曉舟,又槍傷理化老師盧園、後傷重不治,體育老師黃阿統則在淡水女中前被捕。其中郭曉舟是因弟弟郭曉鐘(淡水中學學生)遭軍隊槍殺,與陳能通商量對策時一併遭軍方押走。

根據前淡江中學校史館館長蘇文魁所撰〈二二八事件的淡水悲情〉,3月5日,淡水青年集結於淡水鎮公所開完會後,由吳姓青年(淡中1941年畢)指揮近百名年輕人搭2輛卡車,進攻水梘頭軍營。由於缺乏武器、過分輕敵且無實戰經驗,軍營開火他們就立刻棄械潰散;軍方來收槍時發現槍上都寫有「淡水中學校」,因此認為這次行動是淡江中學所為,使這場沒有傷亡的戰役成為日後國民政府軍對淡江中學綏靖的藉口。不久後,也有近21名淡水人因此事被捕、槍決。

淡江中學校內許多建築都保有創校以來的原始樣貌和基本格局,校園內設置有「埔頂二二八蒙難紀念碑」。

【台北】南港橋

1947年3月15日半夜,南港鄰鄰長蘇溪圳聽到槍聲;早上出門後,在南港橋下田裡發現8具屍體,手腳皆被反綁,嘴巴被綁腿布塞住。眾人根據現場狀況研判應該是在路旁被槍決、再往下丟;受難者裡有人穿襯衫,有人穿內衣,有人只穿內褲,死狀淒慘。當時,南港街居民湊錢請土公仔整理屍體、放入木箱,供人認領,可指認者為:吳鴻麒(前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二伯)、專賣局課長林旭屏、鄭聰、三重埔人周淵過、林定枝,另有3具屍體無人指認。其後當地人為記念此事,稱南港橋為「八仙橋」。

吳鴻麒為台灣高等法院推事,屍體被發現時大衣、懷錶、鞋子皆遺失,屍體上滿是傷痕,右後腦被貼著開槍;林旭屏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通過行政科高等文官考試後返台服務,卻因事件身亡,死前雙手、雙腳都被綑綁,頭部與身軀有多處傷痕。

同年4月行政長官公署下令「限期破獲南港被殺死屍8具」,台北市警察局隨即派人前往南港調查。5月30日警備總部向蔣介石報告,聲稱是台北市內不良份子的祕密組織所為。

【花蓮】張七郎故居

花蓮縣鳳林鎮鳳鳴一路64號現址,是二二八事件罹難者張七郎的故居;1947年4月4日晚上,中華民國國軍21師獨立團以「有士兵拉肚子」為由,要張七郎長子張宗仁帶藥箱去治療,後來三子張果仁回家便遭反綁帶走,之後又拘捕在家臥病在床的張七郎和二子張依仁,在未經司法審判下,於當晚將張七郎父子3人押到鳳林鎮郊外的公墓槍決。

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3人生前遭凌虐、身上傷痕累累,死時只剩內褲,其他衣物都遭剝走;士兵從背後開槍,造成張七郎身中兩槍、有多處瘀傷;張宗仁眼睛有遭刀劍刺割傷痕,右手腕骨折;張果仁腹部遭刺、大腸外露;3人遺體是由張七郎妻子詹金枝雇用牛車運屍,將父子三人合葬在張家後院。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652期

攝影:邱國榮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