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教會人物誌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452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馬偕:為台灣書寫的宣教師6-6
行萬里路,寫萬卷書
作者 / 林昌華

【編按】幾百年來,一位又一位宣教師如雲彩般飄至福爾摩沙,不只帶來基督福音,也以文字為這塊土地留下珍貴的歷史爪痕。1871年,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於這個時節的12月29日抵達打狗(高雄),讓我們從他的故事開始溯源。

■辯論

「請問,恁西仔番對聖賢書的了解有外濟?怎樣講阮所修身治國平天下的道理毋是人生追求的目標?我記得以前在冊房聽先生講過,所謂的修身就是修練家己的道德,成為仁人了後,考教擔任官職,然後將修練身心的道理教導百姓,如果每個人攏有這款的抱負,這個世界就會當太平。這幾十年來我就是秉持這款的道理做人,這款的道理也讓我成作出名的先生。但是,你今仔日講這毋是人生的目的;安呢,什麼才是人生的目的呢?」問話的人是一位留白鬍鬚的老者,他端坐在椅上發話,臉上帶著不悅。他四周環繞著一群讀書人裝扮的年輕人,他們不斷點頭,彷彿贊成老者的問話,顯見老者的身分極高。阿華也在年輕人當中,興味盎然地望著馬偕,推想他將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這是嚴清華這個月以來,最後一次和同伴來挑戰馬偕信仰內涵,這時馬偕房中除了讀書人以外,也有道士以及和尚,二十幾個人擠滿馬偕的住家。在辯論的過程中,道士與和尚漸漸安靜了下來,最後由這位在淡水地區受到尊敬的老秀才發話。

針對老者的問話,馬偕知道是這段時間以來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問題。於是他仔細思考問題的重點,吞了一口氣,然後緩緩說出: 「張老師,我知道你問題的重點,當然在中國的傳統思想中,有真濟好的教導,對人與社會有真好的幫助。但是,在面對人生命的問題的時陣,這個教導就無真大的幫助。你知影,人的生命是有結束的日子,你甘知影如果彼日來的時陣,要對叨位去?」

老者陷入短暫的思考,然後說:「孔子公講『未知生,焉知死』,所以人要敬鬼神而遠之。古早的聖賢並無講這個問題,所以我毋知影,安呢你的宗教有什麼教導嗎?」

馬偕說:「因為孔子公根本毋知影生命的問題,因為他無法度想像人的生命結束了後的代誌,所以,才會講『未知生,焉知死』。但是基督教信仰報咱知影,人的生命是上帝創造的,所以人的生命結束時,是愛倒轉去上帝彼。但是,人是有罪的人,根本無法度得到上帝的接納,所以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耶穌在咱猶是罪人的時候,就已經為人的罪犧牲家己的生命,所以咱要信耶穌,接受洗禮。安呢當咱生命結束的時候,就會當轉去創造咱性命的上帝的面前。」

原本閉目聽馬偕講話的老者聽到馬偕說「咱是罪人」的時候,馬上張大眼站了起來,臉帶怒容說道:「你講我是罪人,這是什麼意思?只有衙門的縣官有資格講人犯著王法,我又不偷也無搶人的財產,更無殺人。為什麼你講我是罪人呢?」

馬偕看到老先生動氣,立刻走向前安撫,請他坐下來,然後說:「張老師,請先甭要生氣,聽我詳細說明就會明白。」

這時的老者餘怒未消,憤憤地說道:「請你詳細解釋讓我聽看覓。」

於是馬偕從上帝創造世界、亞當夏娃違抗上帝的命令、直到後來耶穌如何犧牲救贖一一詳細說明,老者原本皺眉的臉孔也逐漸鬆弛下來。

「你知道,亞當及夏娃罪惡的本質是什麼?」

老者問道:「是什麼?」

馬偕說:「亞當及夏娃想要作上帝,這就是伊的罪。你想看覓,一個大官受到皇帝的重用,他看到皇帝有絕對的權力,就對家己的身分無滿意,想要取代皇帝,你想皇帝會安怎做呢?」

老者極為驚恐,緊張說道:「這是欺君大罪,是抄家滅族的大罪。」

馬偕說:「對啊,上帝知影亞當和夏娃想要作上帝,但是上帝並沒有剿滅咱的始祖,反轉帶念伊只不過是塵土,但是亞當和夏娃的罪惡卻一代一代傳下來直到現在。」

這時,房中的所有人都看著老者,臉上稍稍帶著輕視的眼光,這時老者急忙站起來,說道:「你實在真賢講話,我無法度辯倒你,但是你想講安呢的一番話,就要讓我放棄祖宗的信仰,接受西仔教嗎?」說完之後,拍了拍長袍揚長而去。屋內的所有年輕人也立刻跟在他的腳跟之後,一一步出馬偕的客廳。滿屋人群一下子全部走光,只剩下馬偕站在門口看著他們走下斜坡,進入街道,消失在街角之後。

馬偕走回房間,坐在椅子上,這時他的身體覺得非常疲倦,幾乎虛脫,但是內心卻極為興奮愉悅。因為他知道,十幾天來的辯論已經結束。他在一群不懷好意的人群面前,勇敢見證上帝的恩典。「但是,阿華會被我說服嗎?」

*  *  *  *  *

隔天一大早,馬偕剛起床,就聽到輕輕的敲門聲,打開大門果然是嚴清華站在門口,他很歡喜對馬偕說:「偕牧師,經過這十幾日的辯論,我已經確實知影,你所傳的道理是上帝拯救人靈魂的寶貴福音,你甘願意接納我成作你的學生,讓我跟你學習這個道理,將來也像你一樣,會當在群眾面前宣傳這個『耶穌聖教』的好消息。」

這時的馬偕雙眼直直看著嚴清華,內心的歡喜來到口中,輕輕地吐出:「感謝上帝,你總算來了。」

而後,嚴清華就像是一塊磁鐵一般,將許多原本對西仔番敵視的年輕人帶到馬偕的面前,於是北部台灣的第一所神學院「逍遙學院」就此誕生。這群人在短短不到30年的時間,建立學校、醫館和60間教會,這個過程當中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只是要全部寫完,恐怕需要好幾本書的篇幅。

對馬偕來說,既是宣教師又是學者的生命目標逐漸落實。他在教學、佈道和醫療之餘記錄的筆記本、每天的日記,及寫回加拿大母會的書信,詳實地記錄19世紀北部台灣的自然與人文,成為現今學者了解當時代歷史面貌的鎖鑰。陸續整理出版的日記與書信讓後人對當時的理解得到極大的躍進,所以馬偕牧師堪稱首席「為台灣書寫的宣教師」。

本文所講的故事只是馬偕獻身擴張上帝國使命的經歷一小部分的風景而已。正如法國印象派畫家倡議的,畫框之內只不過是全景的一小部分而已,框外的景致遠遠多過框內的畫像。因此讀者在本文讀到的故事,只不過是框內有限的風景而已。筆者相信,當馬偕的研究越顯豐富之時,將會是我們對框內外的全景有更多認識的時刻,也因此對上帝的恩典有更多感謝。

馬偕在1871年底來到打狗(今高雄),隔年3月落腳淡水,1901年過世並埋骨於他摯愛的福爾摩沙。可以說,他的生命與這塊土地深深結合,他的生命故事成為台灣歷史一頁燦爛的篇章。馬偕並非完人,也有他的喜怒哀樂和人性的軟弱,但是他的生命故事不會因此而失色。相反地,正是因為偉大人物也有失足的時刻,更顯得上帝救贖的重要。

不管來自哪個國家或何種教派,基本上,過去400年來曾經在台灣服務的宣教師,可以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有留有著作或在相關史料找到事蹟的宣教師,另外一種是無著作,同時也找不到相關史料的宣教師。留存著作的宣教師,讓我們可以透過作品的目光,看到他們眼中的台灣;無著作卻有相關史料留存的宣教師,可以透過史料的研究了解他們在台灣的事蹟,以及由此推想出他們的基本思想內涵。

由筆者上述的定義,讀者不難推斷本單元寫作的目的,在於透過宣教師著作的目光,看到當時台灣的風俗民情,了解當時代宣教師遭遇的挑戰為何,以及他們如何在那樣環境下,見證上帝救贖的恩典的事蹟。這些故事的述說,除了作為信仰的見證外,也可作為今日教會學習的典範。

歷史寫作有許多類型,「為台灣書寫的宣教師」系列的寫作是以「歷史小說」的方式呈現。此種寫作方法,是以宣教師著作和相關史料研究成果為基礎,以說故事的筆法鋪陳宣教師的生命歷程和信仰的挑戰。而此系列涵蓋的範圍,由筆者最熟習的馬偕牧師開始,在時序上往前或向後延伸,最早可追溯到17世紀的首位宣教師甘治士牧師,最晚近的對象則是目前還健在的宣教師。

筆者撰寫這些故事的目的,是希望透過文字的感染力,讓台灣基督徒看到早先宣教師的生命歷程,以及他們見證上帝恩典的故事。(全文完)

文章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237期

圖片來源:馬偕紀念醫院網站http://www.mmh.org.tw/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