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教會人物誌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360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馬偕:為台灣書寫的宣教師6-5
行萬里路,寫萬卷書
作者 / 林昌華

【編按】幾百年來,一位又一位宣教師如雲彩般飄至福爾摩沙,不只帶來基督福音,也以文字為這塊土地留下珍貴的歷史爪痕。1871年,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於這個時節的12月29日抵達打狗(高雄),讓我們從他的故事開始溯源。

■秀才阿華

馬偕所租的房舍位於淡水海關辦公處斜坡下的山坳,有一條小水溝從屋邊經過,屋舍環境原本骯髒。租了房屋之後,馬偕與阿成費了好大功夫,將整個房屋粉刷,清除附近雜草,整個環境看起來整潔許多。馬偕在大門上貼上兩張紅紙,一張寫:「當敬拜真神」,另一張寫:「當孝敬父母」。

這日有一個人緩緩踱步來到這間屋舍面前,看著門口貼的紅紙點了點頭。這個人約30歲出頭,名叫嚴清華,是個秀才。他頭上戴著草帽,長長的辮子垂在後背,靜靜地站在馬偕住家門口,看著「當敬拜真神」的紅紙陷入思考。

「什麼叫『真神』?難道我拜的佛是假的?我的小名叫『佛仔』,因為我年幼常生病,所以家裡人讓我當佛祖的『契子』,比較平安。這樣也過了幾十年,從來不曾思考過神還有真假的問題,這倒是有趣。」

馬偕在淡水租屋的消息早就傳遍大街小巷。雖然西方人在淡水街不算稀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外國船隻或軍艦來淡水停泊,有時街上可看到整群西方人昂頭高聲談笑,目中無人地走過街道,讓當地居民相當側目、反感。然而那只是暫時的現象,最多一個禮拜,隨著船隻駛離,外國人也會消聲匿跡。這次情況卻不一樣,一個西仔番來到淡水落腳,一天到晚在街上閒晃,叫人信上帝,這倒是新的經驗。嚴清華心想:「自古以來只有人教番,哪有番教人的道理?」他想憑藉早年在中國遊歷時得到的古聖賢學識,和這位西仔番辯駁,讓他知難而退。

正在嚴清華這樣想時,大門突然打開,馬偕走出來看到嚴清華,高興地邀請他進入屋內,看來馬偕已經在門後觀察這位不速之客一段時間了。「既來之則安之,進去就進去,看看到底是誰怕誰。」嚴清華一邊這樣想一邊跟著馬偕踱入屋內,其實內心帶著些許恐懼。

嚴清華的恐懼其來有自,主要是流傳街坊的謠言:「番仔要來設教,要霸佔我們的家產,若是入教就要破公媽(神主牌位)、除偶像,用藥讓人吃, 就會入教,就算豬和狗,也都會跟他們去。」更嚴重還有:「番仔差人拿藥粉去街市,撒在食物上面及古井裡面,讓人吃了馬上七孔出血,暈眩倒地。」他心裡想:「反正我只要不吃他給的任何東西,應該就不怕他的任何把戲吧!」

*  *  *  *  *

馬偕起床之後,原本坐在床上發呆。阿成離開之後,一切生活細節煮食都要自己處理,深感不便。他並不是沒有辦法做這些事情,多年的學生生活讓這些事情不是大問題。但是這些工作佔掉許多時間和精力,使他預備佈道的時間嚴重縮短,於是尋思再聘請一位助理。只是初來淡水人地生疏,短時間內找到適當的人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馬偕正這樣想的時候,忽然從門板縫隙看到有人影走動,於是趕緊跑到門邊,從門縫間觀察來客,沒想到來人是一位讀書人裝扮的陌生人。

於是馬偕將屋內稍事整頓,打開大門迎客進門。帶領嚴清華進門之後,他熱切地端一杯水給客人喝。嚴清華接下,立刻放在桌上不去動它,看起來沒有喝水的意思,倒是桌上放的一本薄書引起他的興趣。他興味盎然地走向前看著封面,但沒有打開的意思。這個舉動看在馬偕眼中,心想這本書是對話的媒介,於是走向前拿起書本打開。

嚴清華眼見馬偕打開書本,怕吸入書中散布出來的毒粉,立即閉眼、轉頭、閉氣,直到感覺身體沒有什麼異樣之後,才轉頭張開眼睛、呼吸。沒有聞到任何異味,身體也沒有什麼不尋常的感覺之後,他才漸漸放心下來。

這個舉動讓馬偕很訝異,但是轉念一想,可能是來客剛好頭痛,稍事閉眼歇息,沒有聯想到他是受當時北台灣居民對西方人的謠言影響。儘管來客怪異的舉動讓他訝異,但初次見面也不適合過於在意,於是他開口問道: 「不知要如何稱呼你呢?」

嚴清華說:「我名叫嚴清華,但是你叫我阿華就可以。」

於是馬偕說:「阿華,你知影這本書是什麼嗎?」

阿華說:「我雖然受過聖賢書的教育,但是這本書的封面卻寫著我不認識的文字,這是你們講的話嗎?」

馬偕回答:「非也,這本書叫做《養心神詩》,是用你現在講的話寫的。」

阿華說:「所以這是什麼文字呢?」

馬偕回答:「這種文字叫做『羅馬字』,可以用這種記音的方法記錄所有的語言,所用的音調是廈門音。」

聽著這樣解釋的阿華心想,走遍中國各地從來沒有聽過這件事,實在很稀奇。可是他不太相信,想要試試馬偕說的是否屬實,於是對馬偕說:「我曾經在廈門那裡待一段時間,那裡人說話的口音我大致也算熟悉,不然請你唸第一頁所寫的內容,讓我聽看看。」

馬偕聽見如此要求十分高興,於是翻開詩歌本開始唸讀:「真主上帝造天地,會光會暗無人會,冥轉作日日轉冥,生成萬物功勞圓。」聽到一個外國人唸出那樣詞句的阿華內心極端驚駭,除了發現外國文字可以記錄台灣話以外,另外就是聽到詩句的內容,心想:「剛剛我在門口讀到『當敬拜真神』的文字,『真神』這個稱呼讓我想了老半天。沒有想到進入裡面,聽到一個外國人告訴我,原來這個『真神』是創造世界的主宰,為什麼聖賢書內面從來沒有提過這樣的事情?」他定了定神之後,於是詢問馬偕:「那麼,這本書是要做什麼用的?」

馬偕回答道:「這是一本詩歌本,是用唱的,你要聽看看嗎?」

阿華道:「願聞其詳。」

於是馬偕從頭到尾將第一首詩唱過一遍。馬偕原本就喜歡唱聖詩,加上他認為這次唱歌的意義十分重大,於是特別認真地唱,優美的旋律在屋樑間環繞不已,也打動了阿華的內心。這是嚴清華從幼年以來第一次聽見如此豐富旋律的歌聲,心裡十分受用,整個人沉浸在優美的歌聲當中。

聽完歌唱的阿華對馬偕逐漸產生好感,也對馬偕的信仰產生興趣,於是開口說道:「我在門口看到你貼著『當孝敬父母』,這是好的,我也非常贊同;只是另外一張說『當敬拜真神』,難道神還有真假?你所說的『真神』是指什麼,我只知道做人就是要念聖賢書,從中國的傳統就可以找到安身立命之所,那樣又何需西方人的神呢?」

馬偕看著嚴清華嚴肅的臉龐,笑笑答道:「基督教所敬拜的真神稱為『上帝』,是創造世界的主宰,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由祂所造的,當敬拜真神就是要去敬拜這位創造者上帝。」

「既然,你所說的『上帝』創造所有的人,也包括生活在中國文化影響下的人嗎?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位真神呢?」嚴清華的目的是想要用地理和文化的阻隔來表達,只要依賴傳統就可以找到立命之所,所以不需要西方的宗教。他的心裡非常得意,心想:「這下子沒有話可講了吧。」雙眼注目望著馬偕,嘴邊帶著得意的微笑,等待他的回應。

停了一下子,馬偕緩緩說出:「非也,我所傳的乃是你們祖宗所認識的上帝,只是你們逐漸忘記罷了。」

嚴清華說:「願聞其詳!」

於是馬偕開始說話:「中國古代的經典《書經》有一句話你總知道吧,『齋戒沐浴,以事上帝』,在上古的中國不僅知道上帝,而且在敬拜以前還必須先齋戒沐浴,表示對這位創造主上帝的崇敬,從這樣子來看,上帝在遠古的時代就已經讓中國的居民知曉祂的存在,我現在來只是要讓你們重新來敬奉這個真神而已。」

聽完馬偕一席話的嚴清華不曉得要如何回應。心想:「可能我對中國的經典讀得不夠透徹,面對馬偕牧師的挑戰不知要如何反擊,沒有關係,我去找平時一起搭話的讀書伴來與他辯論,說不定可以讓他啞口無言。」於是對馬偕說:「馬偕牧師,在我的朋友當中,我算是讀最少書的人,所以沒有辦法回應你的問題,我下禮拜請學識比我淵博的朋友來和你討論。」於是向馬偕道別走了出去。

*  *  *  *  *

看著嚴清華踏出大門的當下,馬偕的腦海當中突然出現一幅圖像,他看見自己和一群人走在長長的田埂上,四周稻田一區連著一區,直到地平面的邊緣。當中座落著刺竹包圍的農家,在他身後的就是這位戴著草帽的阿華。馬偕直覺,這人就是上帝為他預備在福音戰場一起奮戰的同伴。

於是馬偕開始認真閱讀手頭上關於中國宗教與文化的書籍,仔細思考如何以基督教信仰的內容來回應。然後,他每天睡前為了此事禱告,希望上帝能夠引領阿華由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情轉化為對基督教的追求。(待續)

文章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235期

圖片來源:馬偕紀念醫院網站http://www.mmh.org.tw/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