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教會人物誌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701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韓布魯克牧師受難記1
作者 / 林昌華
記念韓布魯克牧師在台灣殉道的紀念牆,可看到牧師對台灣住民佈道的場景,後面是象徵熱蘭遮城的城牆。

■序曲

2002年正值荷蘭盛夏時,教導17世紀荷蘭文的東漢生教授(Prof. Antonius Harmsen)以及我們這群萊登大學「TANAP計畫」學生,一起搭火車到鹿特丹東漢生教授的住家拜訪。

鹿特丹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新潮的都市,城內有各樣奇形怪狀的建築。東漢生教授告訴我們,1940年德國以轟炸機和燒夷彈攻擊荷蘭時,幾乎毀掉了整個城市。戰爭結束後,整個城市就成為各種建築理論的試驗溫床,所以可看到各式各樣的建築。講完這個典故後,他轉過來看著我,說:「你知道,鹿特丹有一間教會是以派遣到台灣的宣教師命名的嗎?」

我搖搖頭,卻很有興趣知道那個宣教師是誰,難道是我研究的對象──出生於鹿特丹的尤羅伯牧師(Rev. Robertus Junius)嗎?但我沒有作聲。

「是韓布魯克牧師(Rev. Antonius Hambroek),他在台灣殉道,故事曾被荷蘭的文學家寫成戲劇,於1795年出版,由於當年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宣告破產的時刻,戲劇引起很大的迴響。韓布魯克是鹿特丹人,市內最大的勞倫斯教會(De Laurens Kerk)為了記念這位殉難300年的子弟,於1962年在教堂設立一面記念韓布魯克牧師的紀念牆,牆上有一滴懸在半空的眼淚雕刻,禮拜堂也在名字加上『韓布魯克紀念教會』。」聽完教授的說明,我很想看看禮拜堂內那顆眼淚,但恰巧教堂內部整修,緣慳一面。但是「韓布魯克」的名字卻讓我的心思不斷流轉,回到過去17世紀的場景……

■來人

南台灣的盛夏,吸滿溽暑陽光的地面,將多餘的熱氣排入天空,使得遠方景物的影像在熱風的玩弄下,像是漂浮在水面的船隻,不斷左右搖擺、上下流動。除了隨著南風擺盪枝葉的林木以外,大地一片死寂。

熱蘭遮城輪值崗哨的士兵躲在牆影底下閃避陽光,手握毛瑟槍,眼光四處掃瞄監視任何可疑的跡象。砲台上的加農砲邊堆疊了一堆堆砲彈山,裝填火藥即可隨時發射迎敵。整個城堡瀰漫著鬆散又緊繃的怪異氣氛。

熱蘭遮城受到國姓爺鄭成功的部隊海陸夾擊,被團團包圍已經有數個月時間。由於城堡的防禦工事非常牢固,缺乏重型武器的鄭軍無法擊破厚重的城牆,但是城內的荷蘭軍隊也沒有足夠的武力突圍,於是雙方緊張地對峙。

瞭望台的守望者突然大力敲鐘,燠熱而讓人眼皮沉重的靜止氣氛陡然消失,哨兵大喊:「有人來了!有人來了!」整個城堡頓時轉醒!砲兵就位, 狙擊手架起長槍,指揮官則拿起望遠鏡向守望者指的方向搜尋。

過了半晌,來人影像逐漸清晰,有三個人手上拿著白旗,看來是敵方陣營使者。監視者不敢大意,怕是敵軍欺瞞的把戲,仔細搜索是否有人群活動的跡象。經過一段時間觀察,確定來人只有三位。緊繃的氣氛頓時鬆懈下來,砲兵進入兵營,士兵也放下長槍。

「是韓布魯克牧師!」眼尖的人發現走在前頭搖曳白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巡迴於北區部落教會的韓布魯克牧師,但他身後兩位唐人裝扮的精壯漢子則讓情況顯得詭異。指揮官急令打開城堡大門,韓布魯克牧師進城後,直向荷蘭派駐台灣的長官揆一而去。

■遇劫

會議室裡,揆一正與評議會主席、高等商務員討論城堡控制糧食與飲水及尋找補給來源的對策。揆一看見韓布魯克進來,立刻暫停會議,走向他跟前,雙眼上下打量他身後兩個面無表情的漢子。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身材魁武,眼中透著肅殺之氣,一看就知曾久戰沙場;矮小黝黑的那個,眼神不時飄移打量四周環境,是個精明角色。他們回望揆一,沒有顯露任何喜怒哀樂。

揆一面色嚴肅卻充滿關懷地問:「上回消息傳來,你們巡視教會的隊伍遭到敵人截擊,不曉得情況如何,小會成員都非常著急,也竭力為你們的安全禱告,期盼全能上主保護你們終究平安歸來。現在我看見這兩位唐人隨你而來,顯然情況的惡劣比我想像還要嚴重,到底狀況如何?」

韓布魯克眼裡噙著淚水,看起來非常虛弱,但仍打起精神緩緩說道:「上個月底,我帶兒子及幾個隨扈前往諸羅山的部落,巡視那裡新設的教會,沒想到路途中遭遇國姓爺的軍隊,隨扈以先前鎮壓郭懷一事件的模式,向對方隊伍發射一輪子彈,原意只是藉著強大火力嚇唬對方潰逃,沒想到那些唐人士兵在中國經歷過戰爭,知道子彈需要重新裝填。就在我方士兵裝填子彈時,包抄的隊伍便從後方來到,拿起大刀毫不留情出手……我方士兵全數殉職,連我兒子也沒能倖免。」說到這裡,韓布魯克再也沒辦法壓抑內心的激動,眼淚奔流,全身顫抖不停。

揆一正要伸手拍他肩膀安慰,突然傳來幾聲急迫的叫聲,「爸爸!爸爸!」兩位少婦充滿歡欣地衝進會議室,原來是韓布魯克的兩個女兒。但是當她們看到淚流滿面的韓布魯克時,歡喜的面容頓時消失,變得急切而憂慮。大姊恐懼地詢問:「爸爸,怎麼回事,哥哥怎麼沒有和你一起過來?」

韓布魯克止不住哽咽地對兩個女兒說了不幸的消息,她們聞言,忍不住相擁放聲大哭。會議室裡頓時哭聲此起彼落,讓旁人莫不聞之鼻酸。

「整個局勢惡劣的狀況還不只如此。」韓布魯克打起精神,繼續向揆一報告各地慘烈的戰況。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258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