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鄉土關懷
姐妹開步走
原知原味
教會人物誌
青年青不輕
鮮知啟示
信仰與生活
教會歷史
 
   
首頁 > 專欄文章 > 教會人物誌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點閱次數:1962
字級調整:
上一則 | 下一則
韓布魯克牧師受難記2
作者 / 林昌華
韓布魯克牧師紀念牆上,畫著荷蘭在世界各地宣教的歷史。

■煉獄

韓布魯克被國姓爺的部隊押著往南走,本來還期望能在路上遇到救兵, 但是途經的每個部落不是落入唐人手中,就是空蕩蕩杳無人跡。「我想長官大概無法期望會有部落的援軍前來, 與我方部隊內外夾擊國姓爺的軍隊。」

韓布魯克在新港社,目睹猶如人間地獄的景象。在廣場中央立著七座十字架,十字架分別釘著曾經帶領西拉雅人抵抗敵軍的兩位荷蘭人與五位原住民學校教師。他們奮勇殺了不少鄭軍,因而讓國姓爺極端憤恨,因為人員的損失嚴重打擊了鄭軍的士氣。

「鄭軍的翻譯人員以彆腳的荷蘭話告訴我,國姓爺決定以最嚴厲的方式懲罰學校教師,藉此警告任何膽敢對抗鄭軍的人。那些被捕的學校教師景況之悽慘,我實在無法以語言形容! 他們不是被切斷手腳流血至死,就是整個腸肚外露。還記得那位來自阿姆斯特丹的楊森嗎?我曾教導他原住民語言,他當時尚有一絲氣息,看到我睜大眼睛大聲叫道:『老師,請救我!老師,請救我!』說完後頭就垂下去了。感謝上帝,至少他不用再忍受地上的痛苦,願上帝讓他們的靈魂安息。我也很無奈,因為我也是俘虜,生命在敵人手中。」說到此,韓布魯克體力負荷已達極限,在兩個女兒攙扶下坐了下來。

「我們繼續行進,最後到達普羅民遮城,這城堡已落入國姓爺手中,這是您已經知道的事情,但是揆一長官您知道嗎?那裡面已經變成關押我方戰俘的大本營了。我在那裡見到我因煩惱憂愁而形銷骨立的可憐妻子,以及我其他的兒子。除了流淚,我只能帶領他們禱告,祈求全能的上帝幫助我們,早日脫離這種非人的處境。我已無法以丈夫和父親的身分保護家人了。」韓布魯克深深嘆了口氣,兩個女兒聽到母親與其他兄弟受苦的消息,不由得又大聲哭了起來。韓布魯克伸手拍拍女兒的背,摸摸她們的肩膀和頭,希望讓她們得到從父親來的些許安慰。

停頓一下之後,韓布魯克繼續說道:「我在那裡見到許多荷蘭士兵,被國姓爺的手下砍手砍腳,或是割除耳朵與鼻子,目的是讓這些士兵完全失去戰力,成為我們的負擔,也作為對其餘仍負隅頑抗荷蘭人的警告。那些受傷士兵的傷口得不到任何治療,只能放任腐爛、發臭,有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有的坐在地上不斷呻吟。

城堡中看護他們的人,除了將傷口以燒紅的鐵器燙乾,然後以有限的粗布包紮以外,實在沒有辦法為他們多做什麼事情。整個城堡當中充滿死亡的氣味。

五百多人關在小小的空間中,缺乏食物和飲水,加上幾個月來等待援軍未果,這樣的苦難幾乎讓所有人精神崩潰。您知道嗎?其實戰爭的輸贏,是可以預期的結果,但是毫無希望永無止境的等待,對人性的傷害遠比刀槍還要嚴重。

城堡中那些沒有受傷的人,他們的心靈已經墮落成野獸,強者搶奪弱者僅有的飲水和食物,有人則成為國姓爺監視和壓迫自己同胞的走狗,只為了一小碗發霉的白飯……現在的普羅民遮城已經變成人間煉獄!」說完後,韓布魯克望向窗口外的天空,不再作聲。

聽完韓布魯克的報告,揆一雙手抱著頭陷入沉思,高等商務員與議會主席兩人低頭竊竊私語,似乎也對韓布魯克報告的慘狀無能為力。

■衝突

「你們荷蘭人就是不識時務!」原本靜默無聲的鄭成功部下開口說話。聽見敵人說話的揆一相當意外,沒想到他竟能講流利的荷蘭話,所有人張大眼睛望著這矮小黝黑的唐人。「我的主人國姓爺十幾年前就已經修書給你們荷蘭國,要求你們歸還我大明皇朝擁有的土地,你們置若罔聞,現在嚐到苦果了。這不能怪國姓爺,要怪你們自己不長眼睛,不知道我們主人國姓爺的厲害。」

看著這位發話的矮黑唐人彷彿有些眼熟,揆一突然想起來,幾年以前,他受派前往廈門與國姓爺交涉貿易問題的時候,就曾見過這位發話的人。他是來自東印度公司亞洲總部所在地巴達維亞的福建人,後來跟隨國姓爺在福建沿海一帶劫掠無武裝貨船,有時也成為荷蘭與中國貿易的代理人。這個人會講流利的荷蘭話,實在也不令人意外。

揆一立刻回話:「1623年,我東印度公司曾經在澎湖馬公興建一座小型堡,作為與你們大明王朝貿易的基地。沒想到你們卻派遣大軍包圍我方城堡,後來談判時,你們說東方的福爾摩沙自古以來就不屬於中國,是無主之地,我們可以過去那裡興建據點,你們也會派船隻載送貨物過去貿易。這是我們當初協議的內容,也是當時你們大明王朝對福爾摩沙的主張,你們的主人大概不知道這些事情吧!」

發話的唐人被揆一說得一時語塞,停了半晌繼續說:「傳說,我大明三寶太監下西洋時,曾經登陸福爾摩沙,招撫島上番人,但島人躲入深林,三寶太監使出高明手段,在海岸留下許多銅鈴作為羈糜之意,果然島人傻傻拾起掛在手上,直到今日。這不坐實了島人景仰我大明天朝皇恩,掛此銅鈴以懷念三寶太監的明證嗎?所以福爾摩沙自古屬於中國,是不辯自明的事實。」

矮小唐人一番胡說八道,讓原本守於門外的侍衛再也按捺不住,拔出配刀衝入場中,另位侍衛也端起步槍瞄準。矮小唐人躲到同伴背後,高大唐人則抄起長刀架在韓布魯克脖頸上。韓布魯克兩個女兒見狀起身衝往高大唐人身後拉住他的左手。會議室內的衝突局勢,似乎蓄勢待發。

文章與圖片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3258期


資料提供單位:台灣教會公報社
上一則 | 下一則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