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故高俊明牧師
2018年教勢統計
第64屆總會通常議會
主題
首頁 > 電子報 > 每日新眼光
 
新眼光讀經

每日新眼光
每週新眼光
英文每週新眼光
少年新眼光
新眼光讀經簡介
新眼光讀經計劃
如何使用每日新眼光
如何使用每週新眼光
如何推動新眼光讀經運動
共同經課表及教會節期簡介
研讀聖經參考書籍
為新眼光奉獻代禱
 
轉載聲明
 
推文:Facebook Facebook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眼光首頁線上聖經閱讀訂報退報友善列印
20190606 日 發刊時間:每日發刊 單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
「真實無偽」的見證

參考經文:使徒行傳25章13~26章32節

25:13 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貝妮絲到凱撒利亞來迎候非斯都。14 在那裏住了幾天之後,非斯都把保羅的事告訴亞基帕王,說:「這裏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下的囚犯。15 前次我上耶路撒冷,那邊的猶太祭司長和長老控告他,要求我定他的罪。16 我告訴他們,按照羅馬人的規矩,在被告沒有跟原告對質,還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之前是不能夠判罪的。17 等他們都到這裏之後,我沒有耽誤時間,第二天就開庭,命令把那個人提出來應訊。18 原告都站起來控告他,但所告的並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種罪。19 他們跟他爭論的是有關宗教上的問題,以及一個名叫耶穌的人;這人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還活著。20 對這案件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問保羅是否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裏受審。21 可是,保羅請求把他留下,由皇上審判。因此我命令把他留在牢裏,等著解他到皇上那裏去。」22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想聽聽這個人講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23 第二天,亞基帕和貝妮絲大排儀仗,浩浩蕩蕩地進入大廳;跟他同來的有各指揮官和城裏的顯貴。非斯都一聲令下,保羅就被帶進來。24 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座各位!請看這個人;他就是所有猶太人在這裏和耶路撒冷向我控告,要求處死的。25 但是,我查不出他犯了甚麼該判死刑的罪;而且他既然要向皇帝上訴,我決定把他解去。26 只是關於這個人,我並沒有具體資料可以奏明皇上,因此我帶他到各位面前來,尤其是亞基帕王面前,好在查明案情之後有所陳奏。27 因為依我看,解送囚犯而不詳具案由是不合理的。」26:1 亞基帕對保羅說:「准你為自己申辯。」保羅就伸手為自己申辯:2 「亞基帕王啊,我今天得以在你面前,為猶太人所控告我的一切事申辯,實在覺得萬幸!3 更可幸的是你對於猶太人的規矩和爭論的問題都很熟悉。因此,我求你耐心垂聽我的申訴。4 「我自幼至今是怎樣的一個人,猶太人沒有不知道的。有生以來我就生活在本國人民當中,居住在耶路撒冷。5 如果他們肯為我作證,他們知道我從起初就屬於我們宗教中最嚴格的法利賽派。6 現在我站在這裏受審,是因為我對上帝向我們祖先所應許的存著盼望。7 這應許是我們十二個支族的全體同胞日夜敬拜上帝盼望得著的。王啊,正是為了這個盼望,我才被猶太人控告!8 可是,你們這些猶太人為甚麼不相信上帝使死人復活是一件可能的事呢?9 「我從前也相信應該盡力反對拿撒勒人耶穌。10 我在耶路撒冷就這樣做了。我從祭司長得了權柄,把許多信徒抓來坐牢;不但這樣,他們被判處死刑,我也贊成。11 此外,我在各會堂多次對他們用刑,強迫他們放棄信仰。我非常厭恨他們,甚至到國外的城市去迫害他們。」12 「有一次,我帶著祭司長給我的權柄和命令往大馬士革去。13 王啊,約當正午,我在途中看見一道光,比太陽的光還要強烈,從天空照射在我和同行的人周圍。14 我們都仆倒地上。我聽見一個聲音,用希伯來話對我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迫害我?你像牛用腳踢主人的刺棒,反而傷了自己。』15 我就問:『主啊,你是誰?』主說:『我是你所迫害的耶穌。16 起來,站著。我向你顯現,是要指派你作我的僕人。你要見證今天所看見有關於我以及將來我要指示你的事。17 我要從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手中救你出來,差遣你到他們中間去。18 你要開啟他們的眼睛,使他們從黑暗轉向光明,從撒但權勢下歸向上帝,好使他們因信了我而蒙赦罪,並且在上帝的子民中有他們的地位。』」19 「因此,亞基帕王啊,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20 我先在大馬士革和耶路撒冷,然後在全猶太和外邦人當中勸勉他們必須悔改,歸向上帝,所作所為要符合他們悔改的心志。21 為了這個緣故,當我在聖殿裏的時候,猶太人抓住我,想要殺我。22 可是,直到今天,我蒙上帝幫助,能夠站在這裏,向所有高貴和低微的人作見證。我所說的也就是先知和摩西所說將要發生的事,23 就是基督必須受害,並且首先從死裏復活,向猶太人和外邦人宣佈拯救的亮光已經臨到。」24 保羅這樣為自己申辯;非斯都大聲對他喊叫:「保羅,你瘋了;你的大學問使你神經失常了!」25 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並沒有發瘋;我所說的話是真實無偽的。26 王也知道這些事,所以我對王大膽直言;相信每一件事王都注意到了,因為這些事是人人都知道的。27 亞基帕王啊,你相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相信的!」28 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用幾句話就會說服我作基督徒嗎?」29 保羅回答:「無論話多話少,我向上帝所求的是你和所有今天在這裏聽我說話的人都會像我一樣,只是別像我帶著這些鎖鍊!」30 於是王、總督、貝妮絲,和其他的人都起來。31 他們退出之後,彼此說:「這個人並沒有犯甚麼該死或該囚禁的罪。」32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要是這個人沒有向皇上上訴,他早就被釋放了。」

保羅自受審以來,都坦然承認他過去是迫害基督徒的「劊子手」,並清楚說明自己皈依耶穌基督的經過。保羅之所以從「惡徒」變「使徒」,乃是福音的能力。坦白說,一個人要勇於陳述自己的惡狀並不容易,除非有真實與清白良心的信仰態度。總之,真正悔改的人不會刻意隱藏自己的罪惡,因他知道耶穌基督已赦免他的罪,從今以後他就是新造的人。而作為一位新造的人,保羅不畏懼人的權勢,真實無偽地見證福音。

保羅在面對非斯都總督、亞基帕王和許多顯貴一點都不畏懼,而且將這場開庭當成「佈道會」。所持的是什麼力量呢?我想,很重要的是出自「真實無偽」的見證。就是因為「真實」,所以不畏懼。換言之,真實的信仰態度使人有勇氣。

最困難的見證,就是在獨裁政權下要說出福音的盼望。就像保羅在羅馬政權下,要說出福音的信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德國絕大多數的牧師、基督徒都支持希特勒,1933年7月,德國所有教堂都被要求懸掛納粹黨旗。只有少部分的牧師反對希特勒,後來在神學教授卡爾‧巴特(Rev. Karl Barth)和牧師阿摩森(Rev. Hans Asmussen)召聚下,有138位來自18間教會的代表,於1934年5月31日聚集在工業城巴門(Barmen)的格馬克教堂(Gemarker kirche),召開「巴門大會」(Barmen Synod),發表《巴門神學宣言》第一條告白說:「聖經是唯一上帝的話,不論是生、死,我將永遠順從。」第五條指出:「教會沒有義務為政府宣揚政策,但有義務和責任宣揚聖經的教訓和耶穌基督的主權。」

《巴門神學宣言》起草者卡爾‧巴特,因為拒絕效忠希特勒,1935年被解除波昂大學教職,返回故鄉瑞士。心繫德國的巴特發現,相對於因反納粹而遭受迫害的教會、基督徒,瑞士的教會對納粹暴行卻保持沉默,對鄰國基督徒苦難的冷漠以對。因此,巴特批評瑞士基督徒自私的態度,不斷與瑞士的教會領袖辯論,他認為這是瑞士教會史上一段「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同樣地,面對中共迫害教會及基督徒,台灣教會如果也不出聲,就會像卡爾‧巴特所批評的,成為「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


默想:

在獨裁政權的迫害下,我們是否仍然有見證基督的勇氣,為上主的公義大發熱心?面對中共的威脅,我們是否「自我審查」,而不敢為受迫害的人發聲呢?

祈禱:

親愛的主耶穌,願祢順服承受苦杯的勇氣,激勵受迫害的基督徒,並使我們為正義的彰顯大發熱心。奉主的名祈禱,阿們。

 

 

Copyright © 2000 - www.pct.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ICPCT.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